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迷案追踪 > “女鬼”连环杀人 正文

“女鬼”连环杀人

2017年09月18日08:52:39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这时,管家福运说方老爷的死状和夏花相像。方太太听后,声泪俱下:“老爷啊,你是自作自受,夏花的冤魂来索你的命了1

清朝同治年间的一天,北镇知县冯春刚吃过早饭,城西方家大院女婿常士杰就前来报案,说他岳父方老爷离奇死在家中。常士杰说,早上丫头去给方老爷送早饭,推门进去,见方老爷仰面躺着,已死去多时。

接到报案后,冯春马上和捕头铁手等人赶到方家。只见方老爷脸色铁青,面目狰狞,身体已经僵硬。他的左手紧紧抓着胸口衣襟,右手指前伸。似乎是临死前想抓住什么东西。让人不解的是,方老爷的胸口处放着一束罕见的狼毒花。

仵作验尸后说,死者双目凸出,舌体吐出,左手抓胸呈挣扎状,是先惊吓后窒息而亡,奇怪的是,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致其窒息的痕迹。深谙医道的冯春深知,狼毒花其根、茎、叶均含剧毒,方老爷全身没有伤痕,莫非是中了狼毒花毒?

这时,管家福运说方老爷的死状和夏花相像。方太太听后,声泪俱下:“老爷啊,你是自作自受,夏花的冤魂来索你的命了!”冯春问方太太夏花是谁。方太太长叹一声:“夏花是老爷的相好。那时,我和老爷已经成亲,可老爷却常常背着我和她幽会。这事传到了我耳朵里,我当然不允许,在全家人的施压下,老爷断了和她的来往,没多久她就死了。福运那时在夏家当伙计,夏花就是服了狼毒花而死。她曾扬言说,就是变作厉鬼也不会放过老爷。老爷一直为此感到内疚,所以后来一直和我分居。我断定,是夏花的冤魂来索他的命了。”方少爷说他从不相信鬼魂之说,请求冯春无论如何要解开父亲的死因,抓住真凶。

冯春离开方家后,乔装改扮,和捕快铁手来到城中一品香茶楼。茶客们果然在谈论着方老爷被害一案,有一个汉子竟对方老爷的死拍手称快。冯春觉得奇怪,汉子走后,他便和铁手尾随而去。

在一个巷口,铁手拦下汉子,亮出名头。冯春问他为何对方老爷的死拍手称快,汉子说:“像方老爷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早就该死了。”冯春问汉子为什么如此说,汉子道:“方老爷是靠挖掘古董发的財。15年前,方老爷和一个结义兄弟共同盗掘了一个秦代王侯之墓,得了无数的奇珍异宝。为了独吞这些财宝,方老爷害死了这个人。”冯春问汉子是如何知道的。汉子说,他曾是方老爷的朋友,有一次方老爷和他喝酒,酒醉说了真情。事后方老爷自知失言,要给他100两银子封口,被他拒绝了,从此他就和方老爷断绝了往来。冯春问汉子可认得当年被方老爷害死的那个人,汉子摇头说不认得,但记得方老爷说那人绰号叫“鬼吹灯”,家住城西八里铺。

汉子走后,冯春想,方老爷的死会不会跟当年这事有关呢?于是,冯春和铁手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八里铺。到那儿一打听,村民们说“鬼吹灯”已经失踪了十五六年了,因为日子过不下去,其媳妇带着五岁的儿子改嫁了,至今下落不明。回来的路上,冯春暗自想,方老爷会不会是“鬼吹灯”的儿子害死的呢?

后半夜,冯春又得到方家人报案,方少爷又离奇死在了家中。短短两天,方家竟然连丧两命。冯春连夜赶往方家,勘查现场后惊讶地发现,方少爷的死状和方老爷一样,胸口处也放着一束狼毒花。

福运说,晚上他一个人在灵堂内为老爷守灵,因为困倦想喝壶酽茶,便去厨房取。回来时,他发现老爷的灵前站着一个白衣白裙的年轻女子,正伸出纤纤素手在摸老爷的脸。他战战兢兢地问:“你是谁?”那女子缓缓转过头来,居然是夏花的鬼魂。女鬼轻轻地说:“少爷他不信,我今晚就给他颜色看……”他吓得大呼有鬼。方少爷从室内走出,他哆哆嗦嗦地说他看见夏花的鬼魂了。两人找遍灵堂周围,只见茫茫夜色,哪儿有什么鬼魂?方少爷说可能他看花眼了,安排人替换他守灵,自己回房休息了。

小伙计二蛋儿也对冯春说,半夜时他去给老爷烧纸,忽见少爷屋门开了,一个穿白色衣裙的年轻女子从屋里走出,向后院走去,轻飘飘落地无声。二蛋儿吓得一边哭一边往回跑,大喊有鬼。恰巧姑爷常士杰走过来,常士杰和两个家人去了后院,什么也没找到。这时,常士杰突然对家人说:“不好,少爷会不会出事?”几个人来到方少爷房内,果见方少爷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死状和方老爷一样,于是报了案。

冯春听了福运和二蛋儿的述说后,又向常士杰了解情况。忽听一个丫头呼喊:“姑爷,杏兰被鬼缠身了。”他们赶紧来到厨房,杏兰那惊恐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常士杰一盆冷水泼向杏兰,杏兰倒地,众人呼喊了好半天,杏兰这才回过神来,说她刚才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伸出双手掐她的脖子。看到这一幕,冯春似乎明白了什么。回衙后,冯春对铁手说,如果他判断得不错,此案不出三日就可告破。

方家有好几个人都看到了女鬼,使人们更加坚信,方家父子都是被死了20年的夏花的鬼魂害死了。女鬼接连出现,弄得方家人心惶惶,少奶奶葛娘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家人接连见鬼,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头上呢?

葛娘实在是太困了,朦胧中,她仿佛看到了公公和丈夫凄凄哀哀的眼神。突然,从他们身后出现了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子。那女子初见时花容月貌,仔细看时却面目狰狞。葛娘本能地往外推她,可女鬼却若无其事,葛娘想喊,但喉咙里愣是发不出一丝声响。女鬼伸手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

此时,常士杰夫妇正陪在方太太面前。两天两夜没合眼,方太太觉得困意袭来。就在她似睡非睡之时,突然,她看到门外走进一个白衣女子。方太太脸色骤变:“夏花,夏花,放过我吧……”方小姐顺着母亲手指的方向回头望去,一个白衣女子和两个汉子走了进来。方小姐认得,那女子是丫头杏兰。常士杰也回头望去,这两个汉子分明是衙门里的捕快。

这时,冯春走了进来,对惊魂未定的方太太说:“方老爷和少爷就是死在了你家姑爷手里。就是他利用会变脸的杏兰乔装成女鬼,假借夏花的鬼魂索命,图谋得到你们方家的财产。刚才杏兰正欲行凶,被我逮个正着。”常士杰矢口否认,但在杏兰的带领下,铁手在后院佛堂找到了一个暗室入口,里面摆放着数不清的奇珍异宝。面对箱子里的古董,常士杰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承认了他是“鬼吹灯”之子,并交代了杀害方家父子的始末。

常士杰说,为了给父亲报仇,他扮成小乞丐接近了方老爷,可他身单力孤,为此他学会了配制一种粉状的迷药。他让勾搭成奸的杏兰乔装成死去的夏花的鬼魂,然后利用这种迷药和狼毒花毒杀人。迷药令对方产生幻觉,人吸入粉状的狼毒花花毒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会窒息丧命,死相和夏花一模一样。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没想到还是逃脱不了冯春那双敏锐的双眼。

冯春从不信鬼神之说,他知道是人在作祟,此案接连发生,于是他猜测真凶或许就隐匿在方家人中间。冯春在茶楼听到“鬼吹灯”的事后,断定凶手极有可能是“鬼吹灯”的后人,他假借夏花和方老爷的恩怨来做文章。“鬼吹灯”的儿子现在也有20岁了,而能在短时间内使方家父子接连遭到女鬼毒手,最大的嫌疑人只有年纪和“鬼吹灯”之子相仿的常士杰。

冯春断定,方家父子已亡,方太太和少奶奶将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而少奶奶面临的危险更大些,所以他叮嘱捕快秘密隐藏在方家暗处。正如冯春所料,杏兰从暗室出来害葛娘时,让隐藏在房顶上的捕快逮个正着。

《“女鬼”连环杀人》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c/a/26040.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