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豹子的盛宴 正文

豹子的盛宴

2015年10月05日04:37:36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豹子用力扯掉了她的单裤说,你爹日了我姐,我就要日你。她叫道,我日你娘,你弄痛了我咯。他便哼哼地笑。

1

豹子生于阳春三月的早晨,马家湾开满了金灿灿的油菜花。那时正值六十年代三年困难时期,豹子瘦不拉叽,一副皮包骨头的样儿。可是金木匠兴奋地说,狗日的,老子有后了!快快烧香!大女儿金青子去拿香蜡,二女儿金腊月给爹搬来板凳,三女儿金栗子给爹拿来茶壶。金家一片喜气洋洋。接生婆说,金木匠,你儿子生在辰时,来日有福咯。金木匠抱过儿子一看,应道,狗日的,像个人墩,就叫他豹子咯。

金木匠虽然会木工手艺,在马家湾方圆十里小有名气。然而,那时候是国家困难时期,农村到处没饭吃。他在大队和公社做木工手艺,大多是拨工分给他家,加上家里人多口阔,一天没能吃上一顿杂粮饭,全靠秋天的老苕藤充饥。老婆生个儿子,可不能不吃饭。金木匠爱面子,不好向村里人借米借油,就打发金青子去借。金青子那时年方16 岁,已经懂事,她晓得一般人家是没有借的,便想到了生产队保管员马老二。

那天,日头落到了哑子山。金青子手拿撮箕走到马老二家。马老二的屋和金木匠的屋座向相反,它是面西背东。马老二和他的黄狗都盘腿坐在正门前的稻草上晒日头,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望见金青子,马老二说,青子,你家添喜了?金青子点点头,说,嗯,老二叔,你要给我借点米咯。马老二不慌不忙地卷好手里的旱烟,然后伸出舌头添了添纸,用手不停地转动烟卷。既没说借,又没说不借。金青子说,二叔,村里只有你会持家,可以借给我一点吗?她说这话时,脸就像一只红桃子。金青子不知道怎么说好话。马老二听了说,啊哟哟,青子真会说话,比你娘的嘴还甜,像个大人呢。金青子抬头去望马老二,看见他沉陷的双眼正笑眯眯地盯着自己的脸。她立即垂下头。马老二见了哈哈笑道,我是有点口粮,可那是准备救命的,格样咯,你再向村里人借,没有的话我再想办法。

金青子于是在村里转了一圈,只借到两个鸡蛋。回到家,金木匠骂道,日他娘,白养你十多年!再去借啊,借不到不要归屋咯!金青子被爹一骂,心里窝了一肚子委屈。她不得不再次来到马老二家。这时天已黑了,马老二在家点着煤油灯。他看见金青子,唱起喔火戏:好吃不过土鸡汤,好看不过花衣裳,好听不过喔火腔,三日不听心里慌,喔火喔火喔火火!金青子走进土砖屋,说,老二叔,婶婶呢?马老二意犹未尽地唱罢,应道,带小伢回娘家了。金青子慢慢地走到马老二的跟前,她看见煤油灯旁放着一碗红苕饭,好像冒着热气,她咽了下口水,说,二叔,我来借米,苞谷也要得。马老二弯过头问,青子,你饿了吧?金青子说,嗯。马老二说,你听我的话,我给你饭吃,还给你借米。金青子说,嗯。马老二满脸的胡子脸凑到她面前说,到我床上去,我要你。金青子闻言道,我不!马老二说,那你走,不要耽误我唱喔火戏。金青子便转过身往外走。马老二在背后说,你回去你爹会打死你的。马老二的话,让金青子不寒而栗,她停下了脚步。马老二说,过来,你先把饭吃了,没有好菜,只有萝卜叶子咯。

金青子穿好衣服,从马老二家走出来,圆圆的月亮已经爬上山。马老二懒得出门,一个劲儿在床上唱《撒帐歌》,他的黄狗摇着尾巴送金青子出门。待金青子匆忙赶回家,金木匠从她手里抢过撮箕说,日他娘,一日到黑才弄到格一点!

豹子哺乳期的营养都是靠大姐的身子换来的。马老二屋里没有口粮,摸黑把金青子带到生产队的仓库里,做完事,让金青子背几斤谷或苞谷杂粮回家。等到豹子快一岁时,金青子不争气的肚子终于泄露她和马老二的私情。金木匠和老婆关起门一询问,金青子死活不肯说。但金木匠和老婆都是聪明人,心里一嘀咕,晓得和马老二有关。再问,金青子既不说是,又不说不是。金木匠拿起他锋利的板斧,一斧头把砧板剁成两半说,不讲老子剁死你。金青子呜呜地哭道,爹你剁死我,我不想活了。金青子娘抢过金木匠的斧头说,你要死咯,青子的事不要你管!

上一篇:芦花劫下一篇:巴水河边的故事
《豹子的盛宴》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c/b/22706.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