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百姓传奇 > 鸡舞 正文

鸡舞

2017年10月21日16:19:22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垂死的鸡挣扎起舞,这是残忍之舞,死亡之舞;浴血的凤凰双双起舞,却是智慧之舞,重生之舞。

1.待宰之鸡

北宋靖康年间的一天,丁厨师正在御膳房里忙活,他随手抓起一只鸡,往它脖子上就是一刀,然后扔在院子里。那只鸡使劲挣扎着,乱飞乱蹦,血不停地喷洒着,溅得满院子都是。

“啊——”柴火堆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钻出来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子,竟是前些日子极得恩宠的英妃。丁厨师正要行礼,英妃先声夺人,一拍手,大声呵斥道:“好你个庖丁,杀鸡就杀鸡,为何手段如此残忍?”

御膳房虽在宫里,但不属于后宫,妃子擅出后宫,是杀头的罪。可妃子毕竟是妃子,丁厨师只能跪答:“娘娘有所不知,只有通过鸡临死前痛苦的挣扎,才能把五脏六腑、七经八脉的血全泵出来,没有淤血的肉,才好吃。”

英妃疑惑地问:“你倒出来不就行了吗?”

“回娘娘的话,”丁厨师说,“倒只能倒个大概,它自己挣扎,浑身肌肉都要运动,才能挤得干干净净。”

“好一个让它自己挣扎!”英妃倒吸了一口凉气,又问,“那鸡就这么傻,乖乖上你的当?我要是它,我就不挣扎,免得血流得更快。”

丁厨师摇摇头说:“垂死挣扎,那是动物本能,这样的痛苦,不是想忍就能忍住的。”

此时,那只鸡已经跳了好一阵了,剩下最后一点点力气,又使劲扇了一下翅膀,这才一垂头死了。英妃心有余悸地说:“你这一招也够狠!”

丁厨师冷冷地说:“我堂堂男子,要连只鸡都不敢杀,那我大宋岂不要灭亡了吗?”

“说得好!”英妃豪放地一拍手,“那你就把这只鸡做给我尝尝,看肉质是不是更可口。”

“这是给皇上做的。”丁厨师有些为难,“要不小的给娘娘重新做一只?”

“慢!”英妃见他又要杀鸡,心里还是有些接受不了那血腥场面。她想了半天,正好院里堆着些树枝,就拿来绑在一只鸡的脚和翅膀上,说:“这样一来,它不至于飞那么高。”

然而丁厨师一刀下去,奇迹出现了,那鸡使劲挣扎,带动身上的树枝,竟然翩翩起舞。英妃和丁厨师顿时都看呆了。

那是英妃看过的最惊心动魄的舞蹈,也是英妃吃过的最美味可口的鸡肉。吃完饭,英妃对丁厨师说:“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这就回宫,今后再见你就难了,这颗珍珠价值不菲,给你留个纪念吧。”

丁厨师急得直跳脚:“娘娘,奴才万万不敢收,将宫里的珍宝带出去,那可是杀头的罪啊!”

“也是!”英妃将珍珠收起来,笑着说,“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倒没想到这一点。”

原来,皇上天天沉迷于书法绘画,外不理朝政,内不管后宫,后宫佳丽一个个拉帮结派,勾心斗角。自英妃得宠后,她便遭到其他嫔妃的嫉恨排挤,她们都联合起来对付英妃,正准备下手毒死她,英妃提前得到了消息,就好几天不吃不喝。实在熬不下去,她也豁出去了,打算潜入御膳房大吃一顿,她觉得,就算因擅出后宫杀头,做饱死鬼也比做饿死鬼强。

丁厨师听英妃说完这些,不由得脸一红,他是前几天被紧急调到御膳房来当主厨的,比他资格老、水平高的厨师,不下几百号人,但有一点,那些都是老头,只有他厨艺又好,人又年轻。听说皇后下了秘旨,费了很多心思,专门调他来这边,很多同行都怀疑丁厨师是皇后的亲戚。

到了这会儿,丁厨师才猜出皇后的真实用意,看来皇后是故意让英妃来御膳房偷吃的,等遇到他这位年轻厨师,再来个捉奸捉双,让英妃彻底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要不然为什么调他来之后,却迟迟没有给他配助手,连挨着御膳房的岗哨也莫名其妙地被调开了呢?更可疑的是,一个太监天天过来交代,叫他好好收拾打扮,说在御膳房当厨师,首先形象要好。丁厨师当时还觉得奇怪,心想:形象再好有什么用,反正又没有人看。

听丁厨师讲完这些,英妃更感觉自己就像刚才被宰的那只鸡,人家给你一刀,就是让你挣扎,你痛苦挣扎起来,正好中了圈套,达到了对方不可告人的目的。

英妃不由得为难起来,既然皇后放她出来,再回去恐怕就难了,她肯定早已被监视起来,人家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现在还没有抓她,只是在等她进一步犯错误而已。而要摆脱这些严密监视,进入戒备森严的后宫,还能有什么办法?

英妃苦苦思索了半天,还是没有主意。她只好将计就计,和丁厨师装成互生好感、還在进一步发展的样子,以此稳住暗中监视她的那帮人。

英妃一边开始拉拉扯扯地演戏,一边却对着那高大坚固的后宫围墙发愁,心想这下多半是凶多吉少,那里别说人,连蚊子也是飞不进去的。

2.宫中突变

不料没过几天,“哗啦啦”一阵巨响,一队人马冲进了后宫,那后宫的重重大门,竟像纸糊的一般脆弱。

掌灯的时候,才有第一个人来御膳房,竟是皇后本人。只见皇后衣衫不整,而且是来端菜的!英妃和丁厨师这才知道,金兵已经攻占了汴京,文武百官无一幸免,连皇帝也被抓住了!金兵占领了后宫,在里面大肆奸淫掳掠。他们故意羞辱皇后,糟蹋累了,就派她来端菜送饭。

“我对不起你,妹妹!”皇后悔恨地说,“不过这样也好,你倒幸免于难了。这个厨师是我万里挑一的,手艺好,人也俊,你们一起远走高飞,从此过好日子去吧。”

“说啥呢!”英妃红着脸说,“你不是准备了害我的毒药吗?正好,咱们毒死那些金狗!”

“那都是骗你的。”皇后悲哀地说,“整个皇宫,查得最严的就是毒,别看我贵为皇后,若用毒药害人,立即要被凌迟处死,我哪敢啊!我的真实目的,就是不让你吃饭,让你饿得受不了就往厨房跑……”

英妃也不再计较这些了,一拍桌子说:“咱们藏着家伙进去,鱼腹抽剑,先干掉一个最大的!”

“我不敢。”皇后怯弱地说,“妹妹,你别看我平时凶,其实我胆子很小,真要下手,连只蚂蚁我都捏不死的。”

“我去!”英妃大义凛然地说,“把你这身被撕烂的衣服换给我;丁厨师,你去找条皮鞭,照皇后的伤这样抽我几鞭子,我俩长得很像,金狗肯定认不出来。”

“要去我去!”丁厨师怒道,“让你一个女人出头,那我大宋就真该灭亡了!”他拿起菜刀,眼中满含怒火,“真后悔当年没有学杀人,只学了这毫无用处的杀鸡!”

“哈哈!这里还有个好漂亮的厨娘!”一个金兵突然走进来说,“不过老子现在对女人毫无兴趣,还是赶紧弄点吃的比较实在。咦,鸡肉真不错!来人啊,把这厨师两口子一起带走!”

原來金兵也不知道宋军那么没战斗力,稍一攻打,就把汴京给攻下来了。他们既觉得意外,同时又觉得恐慌,怕全国各路的宋军都来救援,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为首的将领经过权衡,下令立即带着金银财宝和被俘的皇室成员离开。

可怜大宋皇宫里,平时一颗珍珠都带不出去,现在数不清的宝物却被一车一车地往外运。然而最可怜的,还是皇帝本人,以及他那已经退位的皇帝老爹。

金兵仓皇逃离汴京,向北走了几百里,这才下令扎营休息。他们把皇后弄来调戏,让她唱歌陪酒,而且必须唱一些不堪入耳的歌曲;接着又把两个皇帝用绳子牵出来,对着钦宗说:“你婆娘都唱歌了,你们该跳舞啦!”

两个皇帝自然不跳。推推搡搡中,徽宗的鞋子掉了,他赤着脚正好踩到被打碎的盘子上,不禁痛得跳了起来。金兵头领一看:有了!他让手下弄来块大铁板,用火烧烫,然后让人把两个皇帝的鞋子脱掉,推到那块铁板上。两个皇帝立即被烫得双脚乱跳,脚一刻也不敢停。金兵看着,纷纷哈哈大笑。这时,又有人想出损招,给两个皇帝手臂上绑些树枝,这样跳起来就更“优美”了。

鸡舞!英妃心中一凛,立即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大喊:“皇上!您不能跳啊!坚持住,为了我们大宋的尊严!”

“娘的,你来试试!”钦宗忍不住骂道。大概因为铁板越来越热,他跳得比刚才更欢了。

“是呀!”金兵不怀好意地说,“你这个小娘子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去试试。”

“试试就试试!”英妃说着就要往铁板上跳。

“慢!”一个金兵头领拉住她,上下打量着,说,“这么漂亮的小娘子,上去就烫伤了,狼主会心疼的。这样吧,让你丈夫试试。”

“我丈夫?”英妃摸不着头脑,心想我丈夫就在铁板上啊。

“对呀,你丈夫!”金兵邪笑着说,“就是那个长得俊、手艺好的厨师。来人啊,把那个汉人厨师带上来!”

“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贱货!”钦宗怒了,“朕……”他话没说完,金兵的鞭子就过来了,打得他抱头鼠窜,一直蹿到帐篷的边上,又被金兵推搡回来。

这时,金兵把丁厨师也押了上来。“我自己来!”丁厨师挣脱金兵,不屑地说,“不就是炮烙之刑么,有什么了不起!”

“好!”金兵头领说,“你们两个,谁敢上去,谁就是这个美人的丈夫!我们保证不动这个女人,大家说好不好?”

“好!”所有的金兵都附和道。

“那我不能上去!”丁厨师说,“这是对我们皇帝的大不敬!”

“两个都上去吧!”金兵从后面一推,丁厨师和钦宗同时上了铁板。情急之下,丁厨师赶紧跪在铁板上,说:“皇上,请站在我身上!”

钦宗皇帝愣了愣,有些感动地说:“爱卿快起来,这铁板这么烫,不要趴在上面。”

丁厨师膝盖和手被烫得滋滋冒烟,但仍然纹丝不动,喊道:“为了我大宋的国威,请皇上快站到臣身上来!”

英妃眼含热泪,跪下说道:“请皇上站到庖丁身上!”其他宋朝俘虏见状,也都纷纷下跪,说:“请皇上站到庖丁身上!”

金兵头领看宋朝俘虏被丁厨师的行为鼓舞得同声共气,害怕他们会团结起来反抗,赶紧一把将丁厨师拽下来,说:“好,你赢了,这个美女归你。”他又一脚把钦宗踹开,说,“你这个懦夫,一边待着去吧!”

3.威风全灭

金兵吃饱喝足闹够了,也就散了。接下来的日子,他们果然不再调戏英妃,但对其他人却是变本加厉。

丁厨师由于手脚被严重烫伤,不但做不了饭,而且连行动都困难,金兵就让英妃照料他。丁厨师诚惶诚恐,英妃小声训斥他:“都什么时候了,还讲究这些?赶紧想办法救皇上!”

“办法倒有一个!”丁厨师皱眉说,“就怕娘娘您不愿意。”

“我愿意!”英妃命令道,“快说!”

“我是北方人,以前也被金兵俘虏过一次,但他们后来把我放了。”丁厨师说,“其实金狗以前抓到人,无非是充当劳役,只要你好好干活,他们一般不会折磨你。现在却不一样了,俘虏怎么痛苦,他们就怎么来,就因为我们像那只鸡一样,痛苦挣扎才会大出血,这才能将所有好处都给他们。”

英妃疑惑地问:“那你上次是怎么跑掉的?”

丁厨师说:“上回,我们一共五个人被抓,金狗让我们盖房子。这五个人中,只有我是无爹无娘的孤儿,其他四个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天天都给金狗送钱,金狗得了好处,倒真不怎么催他们干活,而是处处都欺负我。但问题也渐渐出来了,一次一个金狗喝了酒,竟将他们中最有钱的那个暴打了一顿,又拔出刀,说让他父母赶紧送一百两银子来,不然就杀了他。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到后来房子盖完了,金狗见我没什么油水可榨,就把我赶了出来。而他们几个却一直没被放,后来生死不明。”

“你的意思是……”英妃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感觉这次也是一样。”丁厨师继续说道,“这次被俘的人中,只有我们两个,金狗以为是厨师和厨娘,基本上没怎么侮辱和折磨,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是普通人,榨不出什么油水。而其他的人,都是抽一鞭子交一件首饰,踢一脚掉一颗珍珠,他们何乐而不为?最可怕的是,现在皇上在他们手里,我们汉人又注重名节,君忧臣辱、君辱臣死,如果他们折磨皇上,朝我大宋索要金银财宝,甚至江山社稷,那我们整个国家岂不是都要被他们榨干?”

“对啊!”英妃也明白过来,“昨天我还见到几个妃子主动去讨好金狗,给他们揉肩捶背,还悄悄商量着什么,这风气要是蔓延开去就麻烦了。”

丁厨师点点头,斩钉截铁地说:“不能屈服!”

过了几天,英妃给钦宗送饭,钦宗看见了,心里还是有些不爽,说:“我不吃!”

英妃仍然将碗递给他,钦宗不接。

“爱吃不吃!”英妃突然跳脚大骂,“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还是皇帝吗?一个可怜的俘虏而已!你还能给人加官进爵吗?还能赏人奇珍异宝吗?你自己都一无所有,只剩一副臭皮囊了!”她越说越激动,将碗“哐”的一声摔在地上,摔得粉碎。

“干什么干什么!”一个金兵头领跑过来,说,“你為什么不让他吃饭?”

英妃装着朝金兵头领告状的样子说:“小的伺候大人你们就够累了,他一个俘虏,还给我摆架子!”

“不要这样。”金兵头领说,“人家好歹是皇帝嘛!”

“在位的才叫皇帝。”英妃鄙夷地说,“他都这个样子了,还是什么皇帝?当官的那点花花肠子,我能不知道?都盼着他俩赶紧死,好自立为王呢!到时候整个天下,那叫一个乱……”

“这……”金兵头领突然皱起了眉。

这天,英妃又去送饭,听见金兵们在商量,说要不把这皇帝放了,这些汉人要真乱了,没了个领头的,谁来帮他们横征暴敛、巧取豪夺?

英妃掐指一算,自从那次闹过之后,徽钦二帝已经整整十二天没挨打了,以前是天天挨。金兵不但不羞辱他们,而且要求大家要尊敬宋朝皇帝,然而越来越多势利的妃子,宁愿讨好金兵一个小头目,也不把两个皇帝放在眼里了。

一个金兵头领沉思许久说:“还是不该带那个厨娘,她不懂皇宫的规矩,率先把皇帝的威风灭了。我看还是把他们夫妻俩放了吧,不然不知道还要惹出多大的乱子呢。”

4.惊人一刀

第二天一早,众人继续北行。一个金兵头领突然叫住丁厨师和英妃说:“你们两个可以走了。”

“去哪儿?”英妃故意装得一脸迷茫。

“爱去哪儿去哪儿。”金兵头领说,“回你们自己的家,过日子,生娃娃,好不好啊?狼主是有情有义的,你们给我们做了这么久的饭,该回去过自己的生活了。”

“我要举报!”皇后突然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大王,我举报她,你能把我放了吗?她根本就不是厨娘,她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是这样的……”

金兵们听完,不禁个个大跌眼镜,惊叹不已,大宋皇帝的后宫,竟然有这么复杂的斗争。

“给我搜!”金兵头领一声令下,立即有金兵从英妃身上搜出那颗价值连城的珍珠。

丁厨师见了,顿足长叹道:“你还带着这个干什么?”

“我……”英妃红着脸低声道,“我想若能脱离虎口,把它卖了,咱们就可以过好日子了。”

丁厨师叹道:“只要你有放不下的,就会被对方抓住弱点。”

“真狡猾呀!”金兵头领说,“一个妃子,竟然在我们眼皮底下躲了这么久,还差点被我们放走了!”

“关键是……”其他几个金兵头领都奸笑着说,“这样美若天仙又冰雪聪明的一个可人儿,归谁好呢?我们不至于为她打起来吧?”

“谁和我抢,我立即就和他打起来!”一个金兵头领一半认真一半玩笑地说。

“老子就要同你抢!”另一个金兵头领像是喝醉了,说道,“这女人我喜欢,你们都不准同我抢,否则老子六亲不认!”

“我来把她杀了!”丁厨师突然挺身而出,说,“各位狼主,红颜祸水,这女的太狡猾,还是趁早杀了,不然不知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你舍得?”金兵头领们纷纷表示不信,“我们都看得出来,其实你喜欢她呢!你真舍得拿起你的菜刀,像杀鸡一样把她杀了?那我们倒要开开眼界。”

“那还不简单!”丁厨师冷冷地说,“我就要像杀鸡一样,一刀下去,就把她杀了。”

“那你杀,那你杀!”金兵一齐起哄。

“拿刀来!”丁厨师拉开架势,“不要菜刀!拿把最长的刀来,杀着才过瘾!”

“拿我的刀去杀!”一个金兵正要递刀,金兵元帅突然喝住他,说:“你脑子长狗身上去啦?全部退开,把他围起来,然后给他一把菜刀。”

金兵们顿时回过神来,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递菜刀也小心翼翼了,好几个金兵还拔出了刀,随时防备丁厨师生变。

“杀呀!”金兵元帅喝道。现场的空气立即凝固了,所有的人都看着丁厨师和英妃。

丁厨师拿着菜刀,慢慢走到英妃的身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英妃,而英妃的眼神竟也毫无畏惧。突然,丁厨师一把揪住英妃的头发,把她拖到旁边空地上,举起菜刀,往她脖子上就是一刀,鲜血立即喷涌而出,英妃软软地倒了下去。

“可惜啊!”一个金兵头领看着英妃,惋惜地说。

就在这时,丁厨师突然拿刀往自己脖子上一抹,也倒了下去,刚好倒在了英妃身上。

“原来他们是要殉情!”金兵们这才恍然大悟,顿足大呼,“狡猾,果然狡猾!”

“看什么看!”金兵元帅突然大怒,朝其他人吼道,“有种你们也殉情啊!没种就赶紧滚,跟老子回上京去!”

5.劫后余生

金兵大军终于走了,荒芜的田野上,只剩下丁厨师和英妃静静地躺着。

突然,英妃轻声说道:“他们已经走了。你的伤口怎么样了?我的已无大碍。”

丁厨师挣扎着坐起来,痛心疾首地说:“我一个堂堂男儿,不敢和金兵拼个你死我活,却靠这样的小伎俩苟且偷生。我刚才真该放手一搏啊!”

英妃赶紧起身,按住他的伤口说:“你看你一激动,脖子又流血了。”她一边给丁厨师包扎伤口,一边说,“活下来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明白你的计谋,要不然我不会那么平静,我知道只有自己不害怕、不紧张,你一刀下去,才不会割到我的要害。况且,我家世代行医,我知道人的血管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割中,当然,我更相信你的刀法。我还知道,你怕金狗发现我没死,就赶紧装作殉情,挡在我的身上。”

丁厨师叹气道:“小时候我学当厨师,师父天天让我杀鸡。对于一个新手来说,最大的噩梦就是手法不好,杀不死鸡,我刚开始时也是如此,割得那鸡脑袋都快掉了,谁知一松手,鸡还是跑了。到后来,好不容易算练出来了,十刀下去,九刀不落空,可师父对我说:‘我再教你个法子,一刀下去,让它走九步死就走九步死,让它走十步死就走十步死,让它一直跑一直跳,血流光了再死,它绝对不会剩半滴血活下来。当厨师的,怎么能杀只鸡还没把握让它怎么死呢?这可是当厨师的大忌!’”

丁厨师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刚才我只要能击中金狗一下,我敢保证,一定能让他死!”他转头深情地看着英妃说,“但我放不下你,我怕我死了,他们会报复你、折磨你……人一旦有了放不下的东西,这个人就注定要失败。”

英妃柔情地说道:“你向金兵要一把最长的刀时,我就明白你想要干什么了,可惜被那个金兵元帅察觉到了。不过,金兵不是鸡,杀他们哪有那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忍辱负重是必须的,你不必太过自责。而且,就算你失手真把我杀了,我也无怨无悔!”

丁厨师感动得拥住英妃说:“等我们的伤都好了,我们一起练武,今后让我们的孩子也练武,早日杀光金狗!”

两人相互搀扶着,艰难地站了起来,然后肩并肩蹒跚着走向南方,那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家乡。他们迈着艰难的步子,看起来像是在跳舞,但那不是鸡舞,那是浴火重生之后世上最美的凤凰之舞。
 

上一篇:算命不能贪下一篇:意外之财
《鸡舞》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c/b/26103.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17.136.2.*
2017-10-22 20:06:54 发表 [1 楼]
好故事
 
支持[ 0 反对[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