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故事 - 武侠小说

天下第一刀

自从五年前江小绺被皇帝御封为“天下第一刀”,还御赐一座府邸,江府就再没有安宁过。江湖中来挑战的络绎不绝,既有想出名想疯了的年轻人,也有人到中[阅读全文]

江湖糯米鸡

他曾是天下第一。他快要死了。林一看着女人,可能是他想起了师祖,也可能是他只是单纯的想吃糯米鸡。[阅读全文]

长刀泪

1火光冲天,将无边的黑夜烧出一个窟窿,毕家堡高大的门楼在火光中轰然倒塌。毕家堡,曾是江湖的一个传奇。堡主毕啸天不但在武林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是朝廷[阅读全文]

慢慢神掌

听说过慢慢神掌吗?这是一门很神奇、很玄妙的武功。能练成这门神功的人屈指可数,但是,有一个叫石根的少年,却练成了。瞧,此刻他正在自家门前的院子里练习呢。[阅读全文]

怒火神功

其实少年阿火的心眼儿并不坏,就是脾气稍微暴躁了那么一点——好吧,不止一点,是很多点——好吧,说话得凭良心,根本就不是点的事儿,是火[阅读全文]

剑侠遗愿

归州城外甜水村是一代剑侠吴知风归隐的地方。十年前,吴知风卖剑买牛,在甜水村购置了几十亩水田[阅读全文]

大隋名捕·紫檀木簪

从入师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诫过他,掩影潜行术并非全无破绽,不可过分依赖,但凡使用过一次的秘密据点,决不可再去。[阅读全文]

打蚊子神功

一“什么?没钱!”满脸横肉的大汉挥起拳头,骨瘦如柴的老乞丐被拳头砸中,一连后退了好几步,手里的竹杖滚了好远。“臭叫花子,在这条街上乞讨就[阅读全文]

翻天印

摘星手杨九翼领着弟子,直奔蚩尤坂,准备挥刀挑战九幽教的教主黑霸,夺得这届武林盟主的宝座。可是他刚刚离开渔樵山庄一百里,在四方镇住店的时候,却夜遇煞神叶[阅读全文]

天涯·神剑

楔子那天是立冬。立冬,对于北方而言,鹅毛雪落,早已天地冰冷,于南方而言却只是将短裳换作长衣的标志。铁军一直坚信着这一古老的经验之谈,于是那天他出门的时[阅读全文]

最后一镖

位于历城的四风镖局今天又有生意上门了,决定走完最后一镖便退出江湖的总镖头陆长风亲自接见了这位穿戴阔绰气派的雇主。来人是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他自报家[阅读全文]

冷雨针

冷雨针,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暗器。藏着两套冷雨针的月魄宫,也因此成为江湖上最可怕的地方。最近,宫中一个名叫方灵棣的女子,盗走冷雨针逃了。这个传闻让整[阅读全文]

太子一生“黑”

这年头啊,人长得美也是没办法的事,我都把自己化成那个鬼样子了,居然还会被太子选中,当上了所有人都不想当的太子妃……什么?[阅读全文]

上仙,你孩子掉了!

“喜当娘”这种事情我不负责的!可是,上仙真的蛮帅哎,万一我护胎有功,上仙会不会觉得无以为报,便以身相许呢……[阅读全文]

薤露

那年,她十六岁,她把自己的贞洁献给了阿难陀,一个从天竺来的和尚。[阅读全文]

返魂香

南宋淳熙年间,浙北灵山有一凝香阁,主人是位年轻女子,叫香南柳,善制香,她制的香种类各异、馥郁绵长,工艺独特乃江湖一绝。[阅读全文]

卧雪

这个世界上大抵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好人,一种是坏人。秦少川便是介乎于这两者之间的人,他只愿意听雪姬的话,只为雪姬做事。[阅读全文]

二饼

我和师父住在有座山的山腰。我是被她用两块烧饼换来的,彼时我尚在襁褓。师父于是给我取名二饼,意思直白而粗暴。[阅读全文]

凰图天下

我躺在青石板上,胸口的窟窿汨汩流着鲜血,晕染着周身的雨水。朦胧中看见雨幕里藏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可无论重现多少次,我都看不见那人的脸。[阅读全文]

风雨飘摇,玲珑浮塔

曾经那个被你踩在脚下视若尘泥的长佑族少年,竟会有这样的一天。风雨卷着怒涛灌入飘摇的玲珑塔。女祭司司音蓦地吐出一口鲜血:“我们输了。”[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