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中国历史故事 > 六贤庙 正文

六贤庙

2017年09月26日09:04:09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据说,六贤庙一度香火旺盛,但后来毁于战火,湮灭无闻,如今我们只能从地方史料中找到零星的记载。

1

吕朗车裂于市,正值京城的七月。

宫廷内外一片葱郁。高大的银杏树和香樟树毗连成片,满目苍翠,池塘里的荷花已经盛开,和四周的紫荆、芍药和凤仙交相辉映。午时三刻,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分,悬在空中的太阳喷吐着灼热的气浪,仿佛要把人烤焦似的。吕朗就在这时被推出了午门,他的头和四肢被绑在五辆马车上。行刑的刽子手动作显得有些生疏。这种在春秋战国时普遍使用的极刑已经许多年没有实施了,也许是因为它太过于残忍吧。但是,新登大宝才一年多的小皇帝不知是心血来潮,还是突发奇想,竟然下达了车裂的谕旨。

一切准备就序。小皇帝驾临了刑场。他兴致勃勃地坐在临时搭建的凉棚下,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大臣们肃立于午门四周,脸上一片静默和惶恐。时辰一到,行刑的命令下达了。五辆马车在鞭子的驱赶下,向不同的方向猛烈拉去。吕朗肥胖的身躯腾空而起,发出骨头断裂的声响。吕朗的嚎叫声划过天际,短促而撕心裂肺。不一会儿,吕朗的身体已经四分五裂,内脏和鲜血溅了一地。

大臣们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噤若寒蝉。小皇帝嘻嘻地笑着,连说好玩。他站起身来说,还有人想试试吗?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大臣晕倒了过去。小皇帝开心地笑了。他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2

小皇帝入主大位是去年五月间的事,此时他刚满十六岁。先帝有二十八个皇子,小皇帝是先帝的长子,先帝登基后他被立为太子,入居东宫。不过,皇太子性情暴躁,行事乖戾,先帝对他并不满意,常常当众给予训斥,甚至有了废掉他、另立储君的想法。但是,有大臣加以劝谏,认为立幼废长,于国不利,太子尚幼,应该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于是,先帝决定暂缓易储,先观察一下再做决定。然而,上天并没有给他机会。一场大病骤然而至,不久先帝便龙御宾天了。

太子顺利地登上了皇位,改年号为永光,这是南朝刘宋王朝的第五任皇帝。小皇帝继位后,他邪恶的天性立即释放出来。如果说,先帝在世时他还有所收敛的话,那么现在便无所顾忌了。

太子上台后推行了一系列荒唐的法令。他将农田圈起来作为猎场,规定所有的动物都为皇家所有。有人射死一只兔子也要被判处死刑。小皇帝还喜欢杀人。他把杀人当作游戏,尝试各种杀人手段来满足他的感官刺激。他的生性相当残暴,杀起人来从不需要任何理由,当然对于那些可能威胁到他皇权的人更是毫不留情。继位没有多久,朝中的重臣就被他杀了不少。先帝遗命的辅政大臣、太宰刘义恭,骠骑大将军柳元景,尚书左仆射颜师伯等先后以谋反遭诛,太尉沈庆之、越骑校尉戴法兴等也相继被赐死。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新安王刘子鸾年方十岁,他也没有放过,令其自裁。因为这个年幼的皇弟曾得先帝宠爱,差一点就取代他被立为太子。

小皇帝心胸狭窄,疑心甚重。他对几个年长的叔叔也不放心,尤其是湘东王刘、建安王刘休仁、山阳王刘休佑最为其所忌,一律召回京城,囚于宫中,百般凌辱折磨。他还让人在地上挖好坑,扒光他们的衣服,让他们滚在烂泥中,吃喝拉撒全在坑中。如养猪一般,每天拌好杂食,投入木槽,让他们用嘴从木槽中取食,由此供他取乐。

当然,小皇帝最大嗜好还不是杀人和恶作剧。他最喜欢做的事是变着花样进行各种淫乱。他的后宫嫔妃无数,仍然满足不了他旺盛的淫欲。有一天,他把山阴公主召进寝宫寻欢作乐。这山阴公主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且早已出阁。但是,小皇帝才不管这些,他把姐姐留在寝宫,整天与之厮混。从姐姐身上他找到了极大的乐趣。然而,山阴公主并不满足这些。她对小皇帝说,我与陛下同是千金之体,可陛下后宫佳丽数万,而我只有驸马一人,这太不公平啊。小皇帝一听倒也爽快,赐其男宠三十余人。但赐过以后,又有些后悔了,因为他不可能与众多男宠共享一个女人。

那段时间,小皇帝的心情变得很不好。后宫美女如云,却个个不如他的意。小皇帝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无缘无故地就会杀人。直到有一天他想到了另一个公主,这才重新唤起了他变态的癖好。

他下令把这个公主召进宫来。小皇帝开始迷恋这个公主了。他不准她再离开自己。可公主已经有了丈夫,但这难不倒小皇帝,他对外谎称公主病逝,并把一个丫环的尸体装在棺材中送给了公主的丈夫。这个公主就是新蔡公主,小皇帝的姑姑。后来小皇帝还想把她立为皇后,不过这件事太过荒唐,就连新蔡公主本人都觉得辈分不对,加以拒绝。

为了达到淫乐的目的,他还经常让宫女裸体追逐。场面不堪入目。

如此狂悖荒谬,大臣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可谁要敢于劝谏,轻则鞭打,重则杀头。于是,举朝惶恐,无人敢言。

然而,即便如此,仍有不怕死的。

这人就是御史中丞吕朗。

3

吕朗乃前朝老臣。小皇帝登基时,他丁母忧回家居丧守制。守制期间,虽然不问朝中之事,但小皇帝的种种荒唐行径还是不断地传进他的耳中。吏部尚书蔡兴宗与吕朗同为老臣,有一天前来拜访,就对他说起在登基仪式上,他手捧印玺准备交给小皇帝,可小皇帝却倨傲不恭,而且先帝驾崩他也没有丝毫悲伤之情。蔡兴宗对吕朗说,昔日鲁襄公死后,传位昭公,可昭公毫无悲戚之情。叔孙便说,是人也,居丧而不哀,不合法度。不合法度之人,很少沒有灾难的。如今圣上如此,家国之祸恐怕不远了。说完满面忧思,不住摇头叹息。

《六贤庙》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l/z/26055.html
本站小编:半个柠檬,微信号:ningc0729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