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 > 烟熏鱼 正文

烟熏鱼

2017年11月14日10:19:21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什么?”好几个人都大吃一惊,那闵氏睁着一双红眼,怨恨地看着姚郎中,似乎把这一切的积怨都算在姚郎中身上。

福州府官柴景舟最近心神不宁,不为公事,乃是私事一桩。夫人闵氏十月怀胎,竟又生下一胎死婴,柴景舟无奈地捏着颔下一撮胡须,摇了摇头,叫来侍从柴三,命他把死婴埋进松林里。

诸事不顺,在这节骨眼上,福州坊间又发生了一件荒唐事。

一日大清早,福州的街巷,不知从哪儿涌出许多流浪狗,吸引了百姓的眼球—那些狗儿,竟人模人样地穿着狗衣。

城中杀猪的朱屠夫好像与狗有仇似的,愤而诛杀,不料,半路上冒出几个杂役,抡起棍子把杀狗的朱屠夫打得只剩半条命了。

这不,衙门刚打开,朱屠夫的女人白氏就击鼓喊冤,要替朱屠夫讨个说法。好奇的百姓便把步子移向衙门去看新鲜。

柴景舟一敲惊堂木,原本嘈杂的人安静下来。只见白氏跪伏在地,声泪俱下:“大人,民女有冤啊!”柴景舟说:“你有何冤?”白氏这才镇定道:“大人,我要告林之梦林员外非礼民女。”

据白氏讲,因她长得有些姿色,经常受雇于林员外家,替林家做些针线活,可林员外却不怀好意,总盯着她看。

一次,林员外约白氏到城东的一家旅馆,说有件手工活要交给白氏来做。白氏本不想去,可想到丰厚的报酬,只好瞒着朱屠夫,到了城东那家旅馆。

去后,她才发现果然有手工活要做,但竟是裁制狗衣。白氏看着花花绿绿的袖管,不懂林员外为什么要做狗衣,就问起原因。

这时候,林员外的手就不老实了,边占白氏便宜边告诉她,林家小儿最近撞邪了,全身软绵绵的,他听信了一个姚姓郎中的话,弄了这么些袖子,让狗穿了,犹借手足,借以压邪。

后来,白氏被林员外非礼的事还是让朱屠夫知道了。

这天,朱屠夫在路上遇到林员外搜罗来的穿着狗衣的流浪狗,顿时火冒三丈,便提刀屠狗。

好不容易找来的流浪狗,竟然被朱屠夫杀了,林家的杂役可担当不起,遂拿起棍子制止朱屠夫。没想到用力过猛,差点儿出了命案。

这一案件,涉及的一干人等皆领了罪。倒是案件中挑拨离间的姚郎中,柴景舟专门提审过他。

想不到姚郎中的一席话,却让柴景舟默然无语。

原来,姚郎中长着一张坑坑洼洼的丑脸。一日,他路过抱着小孩的林夫人身边时,却被恶语相向:“丑八怪,别靠近我,惊了我的小儿。”

姚郎中记下了林夫人那歹毒的目光,心中耿耿于怀,便寻了个机会,偷偷给林家小儿做了手脚,害得林家小儿手足绵软,姚郎中料到林员外必会找他医治他小儿之症。

姚郎中有怨恨,便给林员外设了这个局,要他让全福州城的流浪狗穿上林家的狗衣,林家小儿手足之症方能治好。他要以此报复林夫人的恶毒对待。此乃前有因,后有果。

最后,姚郎中被判坐监一年。

这年,春末的一天,柴府大门口来了个人,声称要见柴大人。柴三去请示了柴景舟,柴景舟闻听门外之人竟是姚郎中,便吩咐柴三将他带至客厅。

柴景舟问道:“不知郎中此行,有何指教?”

姚郎中苦笑道:“请恕小民不请自来,听闻柴大人膝下无子,在下有个想法。”

柴景舟讪笑着说道:“郎中有何高论?”

姚郎中道:“昔日见柴大人耳后根有条七彩纹线,料想大人家中或许养有异物,今日巡视大厅,却未见异状,或许是小民断错了,这就告辞了。”不料,柴景舟却劝道:“郎中留步,请随我来。”

柴景舟将姚郎中引到一间绣工房。

柴夫人闵氏自从连续生下死胎后,早已失去女人艳丽的容颜,脸上似蒙着一层雾霾,把身心都寄放在女红针绣上,借以忘掉痛楚。而柴景舟突然联想到的异物是一只鱼缸。

那只鱼缸是闵氏的陪嫁物,缸里有两只五彩斑斓的鱼,大眼泡,蒲扇尾,煞是漂亮。因是娘家之物,闵氏异常珍惜,每日必去取食饵喂之。每次喂食时,那两尾鱼便会把头伸出水外,吐出一个个五彩的泡沫珠子,闵氏觉得好玩,就用手指去敲破那泡沫珠。

姚郎中如释重负,指着鱼缸道:“大人无子嗣,与之息息相关啊。”

“什么?”好几个人都大吃一惊,那闵氏睁着一双红眼,怨恨地看着姚郎中,似乎把这一切的积怨都算在姚郎中身上。姚郎中叹了一口气,道:“不知大人听过烟熏鱼没?”

柴景舟从未听说过,姚郎中这才介绍起这种诡异的烟熏鱼来。

昔年,他还在学艺时,路过洧州,曾听闻烟熏鱼的美貌,便打听到一家烟熏鱼馆,店里果然囤着好多鱼,都是五彩斑斓,美丽异常。

养烟熏鱼是有窍门的。幼年的鱼,通体洁白,并无色彩。鱼坊主便用一种药材磨成的碎屑捻成一根根烟线,在放置鱼缸的房间点燃烟线,整个屋子便充斥着浓雾一样的迷香。而烟熏鱼却嗜好这种烟气,迷香的量吞吮得越多,烟熏鱼的外观越发五彩夺目。

鱼坊主会接待一些特别的买鱼者,这些人拿烟熏鱼当复仇工具,向鱼坊主预订几条幼鱼开始培育,让烟熏鱼吮吸的烟雾除了药材的迷香外,还掺杂了其他的药材碎屑在内,让烟熏鱼除了具有美艳的外表,还可替人达成某种目的。

姚郎中指着那两只烟熏鱼,道:“这两只便是被用于摧毁胎气的药材喂养过的,所以夫人每次与它接触,无形中被那药气所劫。夫人的耳后根必也布满了药毒所染上的七彩纹理,久而久之,胎儿不保。而大人与夫人亲密接触,所以大人的耳后根也有条七彩纹理,恰巧被老朽看见。”

柴景舟听后,怒发冲冠,盘问起闵氏烟熏鱼的来历。一行热泪从闵氏眼眶流下,她跪下道:“大人,民妇知罪!”

柴景舟挥袖而去,他依稀记得,上任伊始他曾扳倒过一个姓闵的大贪官,并按朝廷律法,处斩了贪官。贪官当时恨柴景舟不识时务,诅咒柴景舟断子绝孙。

他记得贪官是潮安人,而在三年后,柴景舟在潮安路过,偶遇闵氏。

那时闵氏纯真无瑕,知书达礼,没想到她却是贪官的义女,自小受贪官的恩惠,她开始养起古怪的烟熏鱼,经常在绣工房燃烧那稀奇古怪的迷香。

原来她折损自身,以命在賭,虽然不能替义父报仇,却可让柴景舟失去子嗣,染上伤悲……

《烟熏鱼》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m/m/26241.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