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大全 > 民间传说 > 王婆的家教 正文

王婆的家教

2017年12月18日08:50:19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王婆的娘家原在阳谷县的一个偏僻小村,爹爹是走街串巷的货郎,还兼了职:买卖人口的人牙子。在当时社会,只要当事人或者当事人的监护人自愿,买卖人口是合法的。

王婆的娘家原在阳谷县的一个偏僻小村,爹爹是走街串巷的货郎,还兼了职:买卖人口的人牙子。在当时社会,只要当事人或者当事人的监护人自愿,买卖人口是合法的。

那一年,王婆十岁。有一天,王货郎领回来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说是五钱银子买的。王妻十分欢喜,因为男孩长得白白胖胖,讨人喜欢,一转手怎么也得卖四、

水浒》中的王婆非常厉害,她一步一步地诱惑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成奸,东窗事发后又授意毒杀武大郎……王婆的这些手段和经验是从哪里来的呢?

王婆的娘家原在阳谷县的一个偏僻小村,爹爹是走街串巷的货郎,还兼了职:买卖人口的人牙子。在当时社会,只要当事人或者当事人的监护人自愿,买卖人口是合法的。

那一年,王婆十歲。有一天,王货郎领回来一个十来岁的男孩,说是五钱银子买的。王妻十分欢喜,因为男孩长得白白胖胖,讨人喜欢,一转手怎么也得卖四五两银子,几乎能赚十倍利润。

王妻正高兴着,忽见男孩脸色通红,嘴里哼哼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噗嗤”一声,一股臭味弥漫开来。王妻呆了片刻,才明白是男孩一泡屎拉在了裤裆里,再看男孩一脸痴呆,这才晓得男孩是个傻子,禁不住哭丧着脸叫了起来:“哎哟,天呐——”

这当儿,王货郎正在院里洗漱,听到动静,赶忙进屋,明白了买来的男孩是个傻子后,又气又恨:“难怪便宜,这可怎么好?那卖孩子的说自己是过路客,再也寻不到了!”

两口子的吵闹声惊动了一墙之隔的邻居老头,过来问明事由后,古老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男孩,捋着白胡子“嘿嘿”一笑,说:“我这儿倒是有一个变废为宝的法子,只是不能白白与你。”

王货郎一听,急忙满脸堆笑:“求古老爹指点迷津,真得了好处,咱二八分账。”

古老头这才告诉他们,隔壁庄有一户财主,十三岁的儿子夭折了,财主不愿意儿子孤零零下葬,四处托人,要寻个岁数相当、亡故不久的女孩给儿子配阴婚,肯出三十两银子彩礼钱。

王货郎苦着脸说:“您这不是开玩笑嘛,难不成要我把活蹦乱跳的孩子掐死?再说啦,他可是小子,不是女娃!”

古老头指着傻小子说:“你看这傻子眉目清秀,发髻也难辨男女,换身女装不就是个白胖丫头吗?用砒霜把他药了,就说亲闺女急病所致,到时候穿戴好吉服送过去,谁看得出是个小子?”

王妻很是犹豫:“虽说是傻子,但好歹性命一条,将来若是事发,免不了要吃人命官司。”

王货郎瞪了媳妇一眼,训斥道:“你不说我不说,哪里就会事发了?”在古代,一两银子几乎能保障乡村人家一年的吃穿用度,三十两银子是相当大的一笔钱财,因此王妻也就默允了。

王货郎央求古老头前去说合,古老头也不敢怠慢,说:“既然如此,你那贩货的毛驴借我一骑。”古老头骑着毛驴急急而去,午后,他便带回好消息:财主愿意结亲。

王货郎急忙叫媳妇儿弄几个小菜款待古老头,古老头连连摆手,说:“虚礼就不必了,快去置办一应物件,别忘了彩礼钱分我两成。”

王货郎满口应承,火也似的赶往阳谷县,找药房谎称闹耗子买了砒霜,又在寿衣铺买了身二手吉服,赶回来已是傍晚,他让媳妇儿熬得一锅粥,盛上一碗,撒入砒霜,又拌了许多糖搅匀。

王妻心细,提醒丈夫不可让古老头置身事外,“怎么也得拉古老爹一起行事,一来这样就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他不敢在外面乱说;二来也不会落下把柄于他。”

王货郎连声夸赞媳妇儿想得周到,立即去请来古老头,让他亲自将粥端来与男孩食用。起初古老头不愿意,王货郎拉下脸来,说:“这缺德主意是您老出的,这么点儿事都不干,咱们怎么能一起发财?”

古老头推却不过,又贪图银子,只好拄着拐杖,颤巍巍地将毒粥端给了傻小子。傻小子吃下不久,便捂着肚子叫起疼来,喊声越来越响。偏僻乡村本就宁静,夜晚更加万籁无声,王货郎怕惊动其他邻居,手忙脚乱地冲上去捂男孩嘴巴,只听“哎哟”一声,手给咬了。古老头在一旁看着急了,用拐杖敲着地面点拨他们:“真不中用,拿棉被来蒙着他啊!”王妻急忙跑进内室,抱出棉被,两口子合力蒙住男孩的头,拼死按在地上,待男孩一动不动才敢放开。

男孩由于疼痛,咬破了嘴唇,七窍流血,面孔扭曲,死得十分难看。幸好古老头年轻时也干过白事的营生,当下指挥道:“先换衣服,待会儿尸身硬了便不好打理。”他又叫王妻给男孩擦去血迹,脸上敷粉掩住青色,嘴唇涂抹胭脂遮盖咬痕。待收拾好,天也蒙蒙亮了。

王货郎一夜没有合眼,恐夜长梦多,将男孩尸身用席子卷了,给毛驴套上平板车,拉着“大闺女”的尸身,由古老头引着来到邻庄。由于财主的儿子停尸已久,他家早已备好婚帖,亲朋好友也已经就绪,待“新娘”一到,立刻吹吹打打办起了红白混合的喜丧会。

入棺时,财主家也有人嘀咕“新娘”指甲发紫,恐怕不是正常死亡,但当时普通百姓法制观念淡薄,财主家的流水席又酒肉丰盛,白吃白喝白拿又何必多事呢?所以古老头和王货郎分了彩礼钱,相安无事,过了几年宽松的日子,直至终老。

王货郎夫妇和古老头行事时,全被年幼的王婆看在眼里,她不知不觉地滋生了唯利是图和人命淡薄的念头。待到日后,王婆教唆潘金莲毒杀武大郎,后来又被武松拿获、被判剐刑,此时才明白杀人偿命、天理昭彰,但已经迟了……

上一篇:好饭只需一锤子下一篇:香女传奇
《王婆的家教》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m/m/26322.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