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大全 > 民间鬼故事 > 玄门全真:我与女鬼有个约定 正文

玄门全真:我与女鬼有个约定

2017年09月24日22:42:57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小寿高兴的回答:起先我也被她的外表骗了,直到她提到要掐死我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她就是地铁里的女鬼!

1.梦魇

“啊~”马晓涛忽然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挣扎着推开了被子。

月光隔着窗帘透了进来,隐约能看清桌子上的小闹钟正指着三点钟。空调开着,房间里保持着25摄氏度的凉爽,可马晓涛的额头上却分明沾满了汗珠。

看看紧闭的房门和一切正常的房间,他明白,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危险。可刚才的梦魇,却让他还是心有余悸。

定一定神,他走到卫生间洗了个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脸上带着黑眼圈,只能用憔悴来形容了。走到客厅,马晓涛拿起了电话

“嘟~嘟~”拨号音响了很久。

“喂?”听筒里传来的是有气没力的声音。

“我是小寿。我又做梦了。”虽然明知她有来电显示,这么晚了打电话,还是通报姓名的好。其实他本名叫作马晓涛,可不幸的是第一次见到依弦时,他的名字被书遮挡了一半,依弦也就将错就错坚持叫他“小寿”了,屡次抗议也不见效,只好默认了这个称呼。

“啊,是你啊……几点了……”

“依弦,我又做噩梦了!那个吓死人的梦!”

“做噩梦了啊……哦,你早点睡啊~”伴随着打哈欠的声音,听得出来那一头的疲惫,毕竟夜阑已深了。

“那个梦,跟以前完全一样,完全一样……”小寿的口吻变得急促起来。

“啊?是哪一个?”对方也一下子清醒起来。

“又是楼梯间那一个……”

电话中是片刻的沉默。

“这样,明天上午我们在老地方见面,到时候再说吧。”小寿想想,这么晚了,说也说不清楚,索性等到明天。

“嗯,别想太多了,晚安!”

挂了电话,他坐到床上,全无一点倦意。刚才那个梦,内容本身就古怪了,更可怕的是,这个噩梦还常常精确的重复出现。这样的日子已经快有两个月了,每次都是让他从梦中惊醒,大汗淋漓,只不过有时候醒来的早一些,有时候晚一些而已。他曾经努力不让自己睡着,看电视到深夜,或是整夜都开着灯,但一旦睡着之后依然还是会进入那个梦魇之中。

星期六的上午,整个城市都浸泡在懒洋洋的气氛中。谢依弦坐在咖啡桌的对面,喝着奶茶仔细的听着他的讲述。

“和以前一样,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这个梦开始的。”小寿盯着眼前的咖啡杯,努力回忆着梦中的情节。“我好像起床了,打开房门。走廊上灯都开着,白白亮亮的,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只听得到我的拖鞋在地板上啪塔啪塔的响声。然后我下了楼梯。大厅里也没有人。我推开玻璃门,走到了院子里。然后穿过草坪,爬上小坡,走到人行道上。路上没有什么人,连过往的车似乎也没有几辆,好像偶尔有那种大货车开过。走啊走啊,我好像是离开了公路,走到旁边的山上。”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已经变冷的咖啡。

“这些,和你上次给我说的确实都是一样的。”依弦看着他,眼里有种冷淡的神色。

“没错,我又看到了那个女人。”马晓涛放下杯子,接着说到:“我走上了山坡,不太好爬,加上我穿的是拖鞋,走得有些慢。没走多久,我忽然看到了前面似乎站着一个女人,好像是白色的衣服,却一点都不害怕,似乎就是要去见她似的。”

“然后呢?”依弦一下觉得身上有些发冷,这个梦真的算的上噩梦了,上次听到这里也让她有些害怕,难怪小寿会这么难受了。

“不过再后头的我就是昨天第一次看到了,以前到这里我差不多都已经醒来了。” 定一定神,他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继续讲述:“这次,我看到她转过脸来了。似乎还是我很熟悉的脸,却又叫不出名字。她看了我一眼——然后我就醒来了。”

“熟悉?长什么样子的?”

“我也说不清楚,就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具体长什么样子,却一点也记不得了,只依稀记得是个长发,脸上还有些奇怪的神色……”

“得啦,别说了。”依弦已经不由自主的紧抱住了自己的手袋。 “听我的,下午我们去看看心理医生吧,啊,我有个大学同学,现在改行做这个了。”

马晓涛的心里有些矛盾。许依弦是他的好友,或者说离女友就差一步而已,对他的关心他当然是理解的。但他毫不犹豫的认为,这个问题绝非心理医生能够解决。不过眼下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就只好试一试了。

不出所料,当两个小时之后两人从心理医生的诊室走出来的时候,马晓涛还是觉得非常沮丧。医生给出的解决办法无非是服用安定一类的镇定剂,以及告诉他这不过是工作太累而造成的正常现象。可他自己非常明白,这个梦,一定意味着什么,虽然他无法讲出来。

入夜,他按照医生的吩咐服下了一片安定,没几分钟就开始犯困,模模糊糊的睡下了。

天亮的时候,闹钟叫醒了他。这一夜果然是什么梦都没有,但人也很不舒服,仿佛刚才几个小时的睡眠并不存在,自己刚睡着就被人叫醒了一般,就像记忆被人抹去产生了空白。尽管这样,不再做那个梦,真是舒服了许多。

可惜,药力只维持了几天,那个梦又重新顽固的回到了他的睡眠之中。依然是空空荡荡的公路,昏黄的路灯,漫不经心的走过双黄线,依然是那个山坡,白衣服的女人,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小寿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穿的衣服似乎是很老式的那种连衣裙,还感觉到她好像是在等着自己,然后又一次的是从梦中突然醒来。

依弦又一次的建议小寿和她去见她的一个熟人,但这次不是心理医生,而是一个号称研究易学的文人。

一进门,小寿就在心里暗想,这个人应该是那种靠看风水起名谋生的中年男子吧,因为屋子里的陈设实在有些好笑,书架上既有看风水用的铜质罗盘、尺规,也有《周易》、《老子》一类的书籍,却都是近年出版的那种精装本;还乱糟糟的摆放着些毛笔、朱砂之类,混杂在几本菜谱中间。这些道家的东西,他小时候在祖父那里看过,因此多少知道一点。

等了几分钟,一个身材小巧的女孩从里屋走了出来,看样子是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穿着宽松的浅绿色T恤和牛仔裤,很客气的招呼他们随便坐。小寿脱口而出的问到:“请问,贾大师现在在家吗?”

女孩怔了一下,有些尴尬的回答到:“在下就是贾逸珍,不过叫我小宝就好啦。”

“什么?”

“呵呵,这就是我的高中同学兼大学同学,我们都叫她小宝。大学读了中文系之后,学了两年《周易》之后就开了这家命馆。生意还不错吧,小宝?”依弦赶忙解围到。

“嗯,还凑合……不过说实话上门的生意也不多……”女孩随口回答。“你就是小寿吧?依弦已经给我说过了。”

小寿有些哭笑不得。眼前这位半仙,更像是大二的小女生,估计也就是喜欢塔罗牌、星座运程之类,怎么会想到来从事这个行当,又能给他什么帮助呢?虽说如此,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始了讲述:“最近我老是做同样的一个梦……”

仔细听完小寿的讲述,小宝仰着头想了许久,很认真的问到:“这个梦中间你说过什么,还记得吗?”

“……当然记不得了。”

“那你再做一遍这个梦好了。”

《玄门全真:我与女鬼有个约定》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m/zg/26054.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12.229.146.*
2017-12-16 13:33:00 发表 [1 楼]
喜欢看文章的朋友可以关注威信共众號【窝书】,每晚十点发表一篇原创文章,欢迎大家前来评论分享,一起互动。
 
支持[ 0 反对[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