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奇谈怪事 > 恐怖故事大全 > 鬼城咒怨 正文

鬼城咒怨

2017年11月25日09:06:11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哈维尔以为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晃晃脑袋再次迈开了步子。可只跨出一步,怪动静又响起来:“可恶的家伙,你要敢踩我的头,我让你去见上帝1

1.会说话的骷髅

地处潘帕斯草原内陆的小镇埃佩昆,曾被誉为阿根廷的亚特兰蒂斯——南面是碧波荡漾的埃佩昆湖,北侧是绵延的绿色牧场,头顶蓝天白云,脚下绿草如织,如画美景引得游人络绎而来。但在30年前的一天,这个古老小镇突然遭到了一股灵异力量的诅咒,一时间魅影迭现,直闹得人心惶惶。

最先撞鬼的,是镇上的酒鬼哈维尔。那天下午,因为口袋里没多少钱,哈维尔不仅没喝尽兴,还挨了老板的冷嘲热讽。正闷闷不乐地往家走,突然,一声尖利的喊叫撞入了耳鼓:“酒鬼,滚开,离我远点!”

是谁在骂我?哈维尔收住脚,四下张望,可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哈维尔以为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晃晃脑袋再次迈开了步子。可只跨出一步,怪动静又响起来:“可恶的家伙,你要敢踩我的头,我让你去见上帝!”

警告非常严厉,清晰,绝非幻听。哈维尔禁不住心头一颤,瞪大眼睛四下寻找。很快,他看到了,前方七八米远处,立着一颗皮肉无存、白森森的头颅!

没有身躯,没有手臂,只是一颗骷髅头。头颅来回扭动,黑洞洞的眼窝里闪射着骇人的凶光。看那模样,如果哈维尔胆敢再跨前一步,它就会飞起来,咬断他的脖子。

结果不用说,仅仅对视了两三秒,哈维尔便吓得屁滚尿流,慌不择路逃过一条街,一头撞进了治安官费尔南多的怀里。听他哆哆嗦嗦、语无伦次地描述完诡异遭遇,费尔南多哈哈大笑,紧接着板起脸训斥他故弄玄虚。要知道,埃佩昆小镇的经济支柱是旅游产业,一旦出现闹鬼传闻,后果不堪设想。见费尔南多斥责他装神弄鬼,哈维尔大声辩解道:“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没有撒谎,我真看到了会说话的骷髅头,它还让我滚开!”

“哈维尔,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能猜个大概。”费尔南多冷声打断了他,“酒馆的生意很红火,而老板又没给你面子,对吧?”

哈维尔一听,恨恨地叫起来:“你是说我想故意制造恐慌,让他没生意可做?好,你要有胆量,就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去迎接死神的拥抱吧!”

费尔南多耸耸肩做了个不可理喻的动作,还真就奔着哈维尔跑来的方向一路查探下去。可他一直走到尽头,几乎没放过任何一个隐秘角落,却没发现丝毫异常。

这个酒鬼,定是喝昏了头。费尔南多暗想。可两日后的清晨,住在小镇东郊的萨蒂跌跌撞撞冲进治安所,满脸惊恐地声称祖父回来了,就在她家的房顶上!

2.百年前的恶毒咒怨

萨蒂的说法,简直比酒鬼哈维尔的所见还荒诞不经:萨蒂的祖父早去世数十年,怎会回来?费尔南多顿觉不可思议,急忙赶往东郊。

路上,萨蒂心有余悸地说,一早起床,她正给家养的奶牛添加饲料,忽然听到一声重重的叹息。起初,她以为是丈夫,还开玩笑问他为什么叹气?是不是想邀请哪个性感女孩遭到了拒绝?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对方竟然说埃佩昆的末日就要到了,还劝他们赶紧离开。萨蒂听出来了,回答她的不是丈夫,而且,声音是从三层木屋的顶层发出的。萨蒂禁不住打了个冷颤,抬起了头。

“天哪,你永远都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萨蒂颤声说,“是我祖父!他的身体全部镶嵌进了墙壁,只露出一颗头,胡子很长,头发花白,样子和去世前一模一样。我吓坏了,呆站着一动不动。他说,他是来救我们的,三个月后,埃佩昆要发生一场大灾难。这时,我丈夫也醒了,探出窗问我在和谁谈论可笑的世界末日?我想告诉他是祖父,可一个字都说不出。丈夫感觉不对劲,也走了出来。一看是祖父,他当场就吓晕过去!”

对于萨蒂家的情况,费尔南多多少了解一些。当年,她的祖父经商,因心脏病死在了异地他乡。萨蒂夫妇把他的骨灰接回埃佩昆,始终安放在家里。骨灰能变成人形,也太匪夷所思了。心下想着,费尔南多率先闯进了萨蒂家的栅栏木门。那一刻,萨蒂的丈夫还瘫卧在地,尚未从昏厥中苏醒。请来附近诊所的医生,一通折腾,萨蒂的丈夫总算醒了。

“米托先生,你看到了什么?”费尔南多问。

萨蒂丈夫目光呆滞,喃喃自語:“祖父,灾难。祖父说,埃佩昆要天降大灾。萨蒂,快,快收拾东西,赶紧离开这个被恶灵诅咒的鬼地方吧!”

萨蒂夫妇一向热情诚实,是埃佩昆居民公认的好人,他们的话远比酒鬼哈维尔可信。可是,埃佩昆小镇已有数百年历史,自建镇起就平安祥和,几乎连盗案都很少发生,又怎会魅影迭现?不等梳理出头绪,围观人群中有个叫塞尔吉奥的家伙突然惊讶大叫:“不会是乌尔基萨残余部下的恶灵复活,要报复我们吧?”

塞尔吉奥好吃懒做,平素热衷传播各类稀奇古怪的小道消息。但他的猜测,顿令埃佩昆小镇的居民神色大变——大约在150年前,军人出身的乌尔基萨被选为阿根廷邦联总统,不久即迁都巴拉那。可以巴托洛梅·米特雷为首领的布宜诺斯艾利斯集权派坚决不承认巴拉那政权,于是阿根廷出现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此后,米特雷将军亲率大军,气势汹汹地杀向巴拉那。这次正面交锋打得很惨,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最终,乌尔基萨一败涂地,几乎全军覆没。据说,他的一支亲信部队浴血杀出重围,借着潘帕斯草原的掩护逃到了埃佩昆。抵达时,只剩下十几个人。就是这十几个残兵败将,也没能逃过新政府的追杀,因为在重金悬赏之下,当地居民禁不住诱惑,出卖了他们。被抓后全判处叛国罪,枪杀在小镇外的河谷里。听老人传言,其中有个将军死前发下恶毒咒怨,誓要让埃佩昆变成死地,鬼城!

上一篇:你欠我一个吻下一篇:火葬诡事
《鬼城咒怨》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o/kongbu/26303.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