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回家的小牛 正文

回家的小牛

2017年11月18日09:38:41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回到家天还没黑,林老黑就怏怏地睡下了,他还想着小牛:乍离了母牛,小牛到生地方肯吃吗?新主人会善待它吗?

林老黑老两口最近愁坏了,原因是儿子小林谈了个对象,并且爱得死去活来的。谈对象本是件好事,可是小林苦着脸说了,他未来的丈母娘要的彩礼不是个小数。

彩礼不小,可儿子的岁数更大,林老黑在床上烙烧饼一样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整宿,终于做出一个决定:把家里的那头小牛犊卖了。小牛现在卖可惜了,要知道再过几个月就能值好几千了,现在顶多值两千,可再少也是笔钱,谁让急用钱呢?

小牛漂亮又健壯,很快就被人买走了,当小牛犊一步三回头地朝着它妈妈“哞哞”叫时,引得林老黑眼泪“哗”的一下涌了出来。

回到家天还没黑,林老黑就怏怏地睡下了,他还想着小牛:乍离了母牛,小牛到生地方肯吃吗?新主人会善待它吗?

迷迷糊糊中,林老黑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被人使劲摇醒了,他吃惊地睁眼一看,天色还没完全亮,摇他的是老婆子。只见老婆子两眼放光神情紧张,却又分外激动,连声说:“老黑、老黑,不得了,大喜事,咱家小牛——回来啦!”

林老黑手忙脚乱地披上衣服,跌跌撞撞地冲到牛圈一看,我的天,小牛真的回来了,正跟老母牛头颈挨擦着,亲热个没完没了。林老黑眼圈一下子红了,上前一把抱住小牛的脖子就呜咽起来。

过了片刻,林老黑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低声问老婆子:“它是怎么回来的?”

老婆子也不说话,只是一脸得意地一指小牛的鼻子,林老黑一看,小牛的鼻子内外有残存的血迹。

林老黑是什么人,一下子明白了,小牛是偷偷跑回来的。小牛虽然骨架高大均匀,但还没断奶,想老母牛肯定想得厉害,估计新主家穿鼻绳不牢,竟被力大无穷的它给挣脱了。

林老黑一下子愣怔在那了,然后抽出根烟,点上,蹲下后闷声不响地抽了起来。老婆子惊讶地瞧着,知夫莫若妻,这老头子一辈子认死理,她脸色忽然煞白,颤着声说:“老黑,你、你、你莫不是……”

林老黑站起身,点点头,哑声说:“马上还给人家!两千多块哩,人家还不急死?”

老婆子脸色一下子由白转红,血一样的红,压低声音狠狠喊道:“是它跑回家的,不是我们偷的晓不晓得?我们不说,这世上就没有人知道,晓不晓得?儿子等用钱,你晓不晓得?老黑你、你、你要是敢还牛,我就跟你拼了!”

林老黑闷声抛下一句,斩钉截铁:“什么狗屁晓不晓得,我只晓得一件事,小牛不是我家的,就不能昧这黑心钱!将心比心,你要是把刚买的小牛丢了,你急不急?”说完上前就要牵小牛。

老婆子一下子炸开了,一把撕扯住老黑,也顾不上惊动邻居了,尖声叫道:“老黑,你这个犟种、倔驴、痴货,活该你一辈子受穷,你要是敢还牛,先把我杀了!”

林老黑火了,在这家里从没有人敢捋他虎须。他虎着脸伸手就是一推,尽管动作很轻,但老婆子顺势一跤跌倒,可两只胳膊死死搂着林老黑的腿,放声大哭:“我不过了,死老头子,我跟你拼了!”

哭喊声惊动了还在睡觉的小林,唬得小林没命地跑出来:“妈、妈,你怎么了?”

老妈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把事情讲了。小林听了也心疼得不得了,这可是天上掉下的横财啊!不过有一点小林是绝对知道的:老爸的决定肯定违背不了。老爸一直以来就是全村最有名的死脑筋,认准的理九头牛也拉不回头。

小林决定软取,便板下脸说:“爸,你要做好人好事我不反对,不过明天我就要上门提亲了,如果明天拿不出彩礼,婚事就告吹,我就打一辈子光棍,你老林家从此断子绝孙可不要怪我!”

小林自以为这一招肯定管用,至少能管一点用,因为林老黑平日里最大的希望就是子孙满堂,平日里最大的梦想就是早点能用他刺猬似的胡须,扎扎未来孙子的小嫩脸。

谁知他话才一出口,林老黑就火了,破口骂道:“滚犊子去,我林家就是真断子绝孙也绝不做亏心事!告诉你小兔崽子,我们林家穷了多少代,但也硬气了多少代,从古至今就没做过昧良心的事,我要是做了,死了都没脸葬入祖坟!”

林老黑当即撂下呼天抢地的老婆子和生气的小林,牵着小牛直奔镇上而来,昨天的交易一手钱一手牛,林老黑并不知道买家的情况,要想还牛,只有一个办法:请警察帮忙。

当林老黑不急不慢地来到派出所门口时,老远就发现里面闹嚷嚷的,好像有好多人。有警察迎出来问林老黑干啥事,林老黑一指小牛,说:“我昨天卖掉的小牛夜里跑回家了,我想请你们帮忙找到失主!”

话音刚落,警察还没回话,有人早在里面失声大叫,随即冲过来几个人,当先一人一把拽住林老黑的手使劲摇,那人大叫道:“老哥、老哥,你、你、你竟来还牛了?”

林老黑一看,认识,正是昨天买牛的人,跟自个差不多大的一个伙计。

他怎么也来了派出所?再一问,嗨,巧了,这伙计也是来报案的,说新买的小牛夜里跑了,请警察出面找牛。

一人要找牛,一个要还牛,这下子皆大欢喜。谢过警察出了派出所后,那老伙计再次拉住林老黑的手,说:“老哥,你是个好心人。走,到我家喝酒去!”

林老黑心想,家里老婆子儿子那一关还不晓得怎么过哩,便摆摆手说:“还牛是应该的,喝什么酒嘛。记住,用根结实点的绳子给它拴好了,最重要的是,给小家伙吃好点、喝好点,它就不想它妈了。”

两人当下分手别过,林老黑回到家,老婆子和儿子自然还是没好脸色,林老黑火了,梗着脖子叫道:“不要跟我臭脸好不好?儿子你听着,明天你丈母娘无论要多少彩礼,我拼出这张老脸跟人借,还不行吗?”

第二天一大早,林老黑一家三口个个一身新衣,大包小包地拎着烟酒点心茶叶什么的,坐上公交车直奔小林女友家而来。女友家在山那边,有二十多里地,一路上小林一直提心吊胆的,怕丈母娘要的钱太多,怕老子犯牛性子,跟人家当场犯倔顶牛。林老黑听得不耐烦,瞪眼叫道:“没出息的东西,你现在是找老婆,又不是找老娘,老子说什么话不用你教,你给我闭嘴好不好?”

终于到了女友家,女友和她妈在家,他爸出去买烟了。林老黑和老婆子一见小林女友面,先在心里叫了一声好,难怪儿子那么痴迷,更难怪亲家母敢狮子大开口,这姑娘,水灵!

亲家母却是个急性子,坐下没谈两句就提起彩礼的数字,林老黑老两口一听脸就白了,乖乖,真的吓死个人哩。小林妈赔着笑开口了:“亲家,这数字你看能不能少点,这个,也太多了吧……”

亲家母还没开口,外面早有人打雷似的嚷开了:“嫌多?嫌多就不要娶媳妇!还喊亲家,嘴倒甜,拿不出彩礼,甭谈什么亲家!就凭我闺女长这模样,什么样的女婿找不到?”

一听这口气,林老黑不用看也知道是亲家公回来了,他林老黑是什么人,这辈子啥时受过这等屈辱?当即跳起身,正要大声回吼,却一下子愣住了。

正虎虎生风大步跨进来的亲家公也愣住了,然后又是一声大叫:“老哥,是你?”

原来正是买小牛的那位伙计。老伙计在家里看样子更倔、更有权威,转眼间朝他老婆子大吼起来:“什么彩礼不彩礼的?难听死了,一分不要!凭啥?就凭我这老哥为人,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儿子,我闺女到他家,享福!”

上一篇:疯狂的斗鸡下一篇:云朵的夏天
《回家的小牛》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r/q/26256.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本站网友 匿名 ip: 116.237.145.*
2017-11-20 05:08:57 发表 [1 楼]
经典,好人有好报
 
支持[ 0 反对[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