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 老实人当了接盘侠之后 正文

老实人当了接盘侠之后

2017年11月10日07:21:28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工段上的人都知道。灵芝嫁给木头时,肚子里已怀上了别人的种,灵芝家里这才着急把她嫁了。

木头在楞垛上干活儿,木头的媳妇灵芝找到贮木场来,在楞垛下面跳着脚骂:张木,你个死木头疙瘩,家里没烧的了,你要烧俺大腿呀……木头怔怔地看着楞垛下那个女人,像不认识自己的女人一样。他听不清她的声音。他耳朵背,只见她嘴一张一合的,带着寒意的风撕扯着女人烫成鸡窝一样的头发,她身上穿着一件红地碎花棉袄,这件红棉袄在一堆黑杠杠服、头戴狗皮帽子的汉子中特别扎眼。

楞场上飘起了麻麻的雪粒,叫楞垛上和楞垛下面的人影都变得模模糊糊起来,辨不清哪个。听到楞垛下边这个影影绰绰的女人跳脚骂,就有汉子哧哧笑。特别是听到那句:你要烧俺大腿呀,引得了一些汉子非分的想象。谁都知道这个宽胯骨的女人长着两条粗实的腿,而面皮呢,却跟白桦树皮一样白。

楞垛顶上的风硬硬地刮着木头的脸,他的脸像被谁打耳光一样生痛。“唉……”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压脚子(楞场干活儿一种搬木头的工具),蹲下身去,脱去露着破洞的手闷子,两只粗大的手搓了起来,那黑粗的手掌上,有龟裂的口子,指根上还有磨出的硬硬老茧。脚下从踩着的黑榆圆木缝隙里蹿出的风,夹着一缕缕的雪末儿,打着旋儿蛇一样溜走了。

“木头,你个死木头……俺嫁给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榜场上的雪粒越下越大,那个穿红碎花棉袄的女人身影也在雪幕里模糊不清了,声音渐渐停了下来。那女人被看场的门卫劝说走了。

楞垛上,又恢复了压脚子搬动圆木的轰隆隆滚楞声,和传动台上运送圆木的铁滑轮链滚动的嗡嗡声。

木头手里搬动着压脚子,动作有些迟缓、机械。有根圆木从垛顶松动滚下来,差点砸了他的脚。

收工后,工人纷纷涌到传动带东头运送圆木处的台下。他们从油锯手的脚旁一堆堆木头头儿里,挑出一截木头头儿来,夹到自己自行车后座上,用后座上带铁丝钩的皮带勒紧,然后三三两两向贮木场大门口走去。 这锯下的木头头儿都是废材,一般集中起来当烧柴往外卖的。工人们下班往家驮木头头儿,工段长一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的,只要出场大门时给门卫递上一根纸烟就行。

木头默默地从他那辆破旧的白山牌自行车后架上,解下一只麻袋来,钻到轰轰响着的传动带台底下,不一会儿,他顶着一头锯末子从下边钻出来,躬曲的身上背着一麻袋锯末子和碎树皮,这锯末子场里是不回收的,每年一开春都任其腐烂掉。木头从不像别的工人一样往家驮木头头儿,木头只往家里驮锯末子。

木头推着他那辆破旧笨重的自行车走过场门口,那个矮个子门卫从门卫房里探出头来,瞅了瞅他自行车后面鼓鼓囊囊的麻袋,嘴里嘟哝了一句:真是一块榆木疙瘩呀。就缩回头去,那个笨人披着一身的雪末儿,推着白行车吱吱呀呀从雪地里走过去了。

木头是接他父亲的班到贮木场来上班的。他父亲在楞场上摆弄了一辈子大木头,临了被一节装木头的铁皮车轧断了一只脚。木头是借了父亲工伤的光安排来场里十活儿的。木头右耳有些失聪,没上几年学,就一直待业在家闲着。木头刚来场里时,本来安排他在场部烧水打杂的,可是那天场里的人领他从楞场上走过,突然遇到一个楞垛滑垛,那垛顶上的圆木像脱了缰的野马,横七竖八轰轰隆隆地飞滚下来,所有人都跑开了。木头却站在那里没动,不知是没听见,还是惊呆了?看着楞垛上一令人影像踩着风火轮从滚动的圆木上没命地往下狂奔,他就是用压脚子搬松楞垛的人,后面一个圆松木追着他撵,眼瞅着追下来要把他压成肉饼,地上站着的木头腾地蹿起身,拾起一个压脚子迎上去,把压脚子斜插在一个横枕木下,飞滚下来的圆松木咚地一下被卡住了!所有人都张大了嘴。

“他是谁?”楞场上惊魂未定的工人间。

“不认识……没见过。”被问的人摇摇头。

的确很少有人认识他,这个场部新来的杂役工,老实木讷,很少跟人说话,最多跟人咧嘴“嘿嘿”地笑笑。他生得粗手大脚干什么都显得笨手笨脚的,“看看你,茶炉里的水要烧得这么久吗……”茶炉上的汽嘴响过好久了,他没听到。“看看你的手,这么黑,不会多洗几遍吗……”他进去给人倒水,又有人这样说。他就每天上班掏过炉膛后,总是用胰子反复洗好几遍手。可是那双粗糙的手总像是没洗净似的,指甲缝里总像夹着煤灰渣,还有粗糙的掌纹沟里总像是夹着煤灰屑,黑漆漆的。别人一这样说,他就低下头去,两只手不知往哪里放好,有些不知所措地搓着粗糙的手掌,木讷讷地站立在那儿。

场部里的人背后叫他“木头”,他开始没听见,后来听见了,也默默地接受了人们这样叫他。

后来还是那个被他救下的工段长跟场长说,把他要到了他们段里,当了一名倒楞—厂。木头喜欢这个活计,跟木头打交道,不用在场部干杂活看人家脸色。一站在楞垛上,他也不那么笨了,浑身的力气都像从他粗笨的手脚蹦出来一样……“哈腰挂啊——嘿哟!抬起来呀——嘿哟!往前走啊——嘿哟!小心点呀—嘿哟!别让木头哪——嘿哟!咬你脚哇——嘿哟!——”他耳朵里竟能出奇地听辨出工友喊的号子声。

《老实人当了接盘侠之后》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r/s/26225.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