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 师徒恩怨 正文

师徒恩怨

2017年12月31日09:49:33 来源: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面人孟住在小城,一手家传的捏面人技艺。他有两个徒弟,一个叫郑泽邦,一个叫程功,两人时有争吵。面人孟曾反复交代徒弟,捏面人的面泥,不能掺防腐剂。如果当天

面人孟住在小城,一手家传的捏面人技艺。他有两个徒弟,一个叫郑泽邦,一个叫程功,两人时有争吵。面人孟曾反复交代徒弟,捏面人的面泥,不能掺防腐剂。如果当天面泥没有用完就扔掉,捏的面人都是卖给孩子们吃的,不能让孩子们吃不利健康的面人。

面人孟用的面泥用三成糯米粉和七成白面掺和而成,并加了适量的天然蜂蜜。经过揉匀、调色,制成各种颜色的面泥。

过了几天,程功把自己揉的面泥拿出来,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馊味,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悄悄扔厕所了。然后,又开始制做面泥,在糯米粉和面粉中加了许多防腐剂。揉好后,程功把面泥放在玻璃柜中。程功做这一切,被郑泽邦瞧见了。其实,只要程功做什么出格的事,郑泽邦都知道,因为他暗中监视着程功。程功离开后,郑泽邦把掺了很多防腐剂的面泥拿出来,交给师父面人孟。

郑泽邦说:“师父,程功在这面泥中掺了很多防腐剂。”

面人孟将面泥闻了闻,勃然大怒,叫郑泽邦把程功喊来。等程功一进门,面人孟就把那团面泥朝程功怀里一扔,吼道:“你给我吃!”

程功一看这面团是自己制作的,脸马上白了。他狠狠地瞪了门外的郑泽邦一眼,低着头不吭声。

面人孟吼:“你张嘴吃啊!”

程功嘀咕:“师父,这个不能吃,我放了好多防腐剂。”

“你还知道防腐剂放多了不能吃?哼,你吃不得,别人家的孩子就吃得?”面人孟怒道,“我说好多次了,做面人,先要做好人。你偏不听。也罢,你给老子滚。老子不带你这个徒弟!”程功眼含泪水:“师父,我……”

“莫喊我师父,滚!”面人孟扭过头去,狠狠地一挥手。

程功望了面人孟一会儿,忽然转身,一声不响地走了。

面人孟望着程功远去的背影,有点伤感了。这两年,程功跟着他还是蛮勤奋的。捏面人的技艺比大徒弟郑泽邦强多了,不比他这个师父差。可是,光手艺好不行啊,得人品好。往面泥里加防腐剂,有违师训,这样的徒弟留不得。

赶走了程功,面人孟对郑泽邦教得更尽心了。郑泽邦人老实,可就是手笨,捏的面人少了几分灵气。面人孟着重教郑泽邦在眉眼肢体上下功夫。郑泽邦见师父这样手把手教他,学得更用心了。几年过去,郑泽邦终于艺成出师,独立门户,闯荡江湖去了。

面人孟把徒弟郑泽邦送出门以后,想再收一个比郑泽邦聪明一点的关门徒弟,继承他的衣钵。可是,一直没有如意的。

过了两年,面人生意更加难做,年轻人都想着挣钱致富,对捏面人这小手艺瞧不上眼,根本不想学。面人孟只得死了心,天天推着面人摊,在小城东转西转,弄几个钱,养家糊口。

这一天,面人孟推着小摊,来到不远处的小超市。这里是面人孟常来的地方。虽说近几年小孩们买面包、鸡排、烧烤的多,但对于形态可爱的猪八戒、孙悟空、喜羊羊、灰太狼,也还是比较喜欢。刚摆一会儿,超市女老板骂骂咧咧走过来,轰道:“老东西,不准摆在我前面了。只你做生意,别人就不做了?”

面人孟听得一愣,瞪着昏花老眼,瞧着这女老板:不是原来的女老板了。这小超市转让了。面人孟笑道:“我摆在这里,还能吸引小孩过来,对你有利呢。”

女老板把小摊往外一推,恼道:“走远点,我这里不许摆!”

面人孟没料到新来的女老板厉害得很,句句话像刺,而且这一推,把插在架子上的几个面人震掉了。面人孟也火了,大声说:“你这女人太可恶,把我的面人推掉了!”

两人这一搭嘴,便吵了起来。

女老板朝店里大喊:“过来,给我把这老东西赶走!”

这时,一个男人从屋里出来了。面人孟一瞧,竟然是大徒弟郑泽邦。看来捏面人难得养家,改行了。面人孟想,不管怎样,师徒一场,郑泽邦会让他在这里摆摊的。

郑泽邦走出来,懒洋洋地瞧着面人孟,一手搭在小三轮上,一边推,一边说:“啊,是师父啊。我帮你推一下,你摆到前边一点。”

面人孟有些心凉。几年不见,这徒弟就变了?当年老老实实,多讨人喜欢,现在,唉,在堂客面前老老实实了。面人孟有气不敢出,问:“泽邦啊,你没捏面人啦?”

郑泽邦没好气地说:“还捏面人,都没裤子穿了!”

面人孟噎得说不出话来。直到把三轮车推出店门老远了,才深深叹了一口气。面人孟等小学生们放学,闲得无聊,下意识动手捏面人。捏着捏着,捏成了郑泽邦的模样。面人孟瞧着面人郑泽邦,瞧着瞧着,一滴冷泪便落了下来。面人孟又扯下一团面泥,开始捏起来。捏着捏着,捏成了小徒弟程功的模样。面人孟把面人程功和面人郑泽邦摆在一起,用做面人的小竹签拨弄了几下,心想,两个徒弟都毁了,这捏面人的手艺没人传下去了。

忽然,一只手从面人孟背后伸过来,拿起面人程功,大笑起来。

面人孟回头一瞧,是程功!

“师父,您看,想念徒儿了吧。”程功笑容满面,嘴巴也能说会道了,“我也在想师父呢,所以专门回来看师父。有人说您在这里摆摊,我就来了。”

自从赶出门后,面人孟再也没见过程功,只当再也不会相见了,没有想到,程功专门来看望他了。面人孟不露声色,问:“你还记得我这个师父?”

程功笑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会不记得?”

面人孟心想,这程功六七年不见面,突然回来见他,莫不是衣锦还乡?

程功告诉面人孟,他被师父赶出去后,在外流浪了两年,拜各地捏面人的大师学艺,后来在鼎城靠捏面人成了家,还买了房。

面人孟听了,半信半疑。郑泽邦捏面人不能养家糊口,改行经营超市了;他程功咋能凭捏面人手艺在城里买房?

这时,小学放学了,一些学生嚷着出了校门。有几个小学生跑到面人孟摊前,大叫:“我要猪八戒。”“我要灰太狼。”“我要光头强。”

面人孟不愿耽误生意,动手捏着面人,说:“程功,你也帮我捏吧。”

程功洗了手,拿出面泥,灵巧地捏了几下,一个媚态百生的灰太狼,活生生地从手中变出来了!面人孟瞧得眼睛一亮。好家伙,这程功几年不见,手艺已在我之上了。

程功一边捏面人,一边说:“师父,我来,是想接您去鼎城。我店子里要人帮忙。我走了很多城市,见了很多捏面人的师傅,都不及您捏得好。我请您去捏面人,您愿意吗?”

面人孟听了,见徒弟不计前嫌,暗暗高兴,说:“只要你不嫌我老,我就去。”

面人孟跟着程功,到了鼎城。走进店铺,一位如花似玉的女子上前喊了一声“孟师父”,倒了一杯红茶递到手里。程功笑呵呵介绍说这是他媳妇刘茵。说刘茵看程功手艺不错,就从湖北跟了过来,铁了心做他的媳妇。说起来,得感谢师父教的这门手艺。面人孟听了不由得笑眯了眼,这程功,不像个闷葫芦了,嘴巴比蜜甜,真讨人喜欢。

喝茶时,经程功介绍,面人孟对程功的生意更了解了。原来程功在外边学会了面泥配方,把传统的面人从可吃向可收藏转变,能吃与收藏并重,实体店和网店并举,销售相当可观。

听程功说起面泥配方和收藏,面人孟心里蓦然一动,问:“你当初往面泥中掺防腐剂,是想让面泥能长期保存吧?”

程功自嘲地说:“是啊。我想配出一种面泥,能防腐防潮防裂,让面人能永远收藏。这个搞成功了,就能多一份收入。嘿,我瞎配,总是弄不好。”

面人孟听了,叹道:“你这孩子,当初怎么不对我说?”

程功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怕大师兄笑我,更怕你指责我,不敢说啊。”

面人孟笑了,问:“现在搞成功了?”

程功高兴地说:“我哪里搞得好?是遇到了我岳父。我岳父也是捏面人的高手。他见我捏的面人不错,想把女儿嫁给我,就教我制作一种防腐防潮防裂的面泥。”

程功媳妇看了程功一眼,嗔道:“你少得瑟!”

程功笑道:“师父,您面人捏得比我岳父好多了。我请您来,就是请您用我岳父的配方捏面人,放到网上销售。”

面人孟乐呵呵地点头:“好、好。让我的面人销到全国各地,我做梦也没想到啊。”

面人孟想到自己的两个徒弟,一个跟着自己,亦步亦趋,养家糊口都难,不得不放弃;一个力图创新,与时俱进,使传统的面人发扬了光大。面人孟真诚地说:“今后你带徒弟,可不能像我这个师父啊。”

上一篇:一九八四年的菠萝下一篇:独自看守
《师徒恩怨》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r/s/26339.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