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的故事 -

暗恋这条路

陶喜从饭桌上悄无声息地离开,她终于承认自己攻不下李云晖和陶媛的堡垒,尽管那座堡垒早已弱不禁风。[阅读全文]

暗恋是个念想

他就在隔壁班,离我很近,又很远,不会时常到走廊上玩耍,只几次我去接水或上厕所,路过他们班,偶然看见他安静地站在走廊靠窗的位置,目光恬淡,不敢过多停留,[阅读全文]

青葱年代的暗恋

读高二时,我莫名地喜欢上了同班的女生静。她就坐在我前排,品学兼优,长相出众,还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当然,我只敢在心里偷偷地喜欢,除了常常看着她的身影发[阅读全文]

幸福的可能

我很少这么讨厌一个人,而他却例外。幼儿园时,他天天扯我辫子;上小学时,老爱掀我的裙子[阅读全文]

为爱做贼的少女

相遇那天早晨,莫小语站在走廊上,穿过嘈杂的人群时,碰巧和他的目光相遇了。瞬间,她脑海里的那些纸片小人纷纷谢幕,昨天和朋友争吵的不快烟消云散,对明天考试[阅读全文]

17岁砰然心动的暗恋

17岁,我读高三,十年磨一剑的最后一年,生命中最关键的一年。就是在那最紧张的岁月里,我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男生。而且,一直喜欢了好几年。高一,第一次听说他[阅读全文]

原来暗恋那么伤

高中时,我已经是一个颓废的孩子了,只是没有现在这么堕落。那时的我,洒脱的一切事都无所谓一副刁刁的样子。我会走在路上插着耳机唱着歌,会在下雪天冲凉水澡。[阅读全文]

我把青春耗在暗恋里

他与父亲相依长大。他常问:为什么不给我找个后妈?爸爸总是笑说:此生只爱妈妈一个!后来他长大成家,爸爸说要结婚,他愤怒地打了那女人一耳光,骂爸爸是个骗子。[阅读全文]

暗恋者的阴谋

暗恋的日子很无奈,我也道不清为何就稀里糊涂地恋上了依依。可依依身边从来就不乏追求者,我根本就没有表述的机会。学校外的围墙边是一个小湖泊。正是草长莺飞的季[阅读全文]

少女的心碎了

情窦初开,少女的心事是藏不住的。最近紫珊简直茶不思,饭不进。同寝的人问她,她也不说。终于,熬不过好友的软磨硬泡,紫珊终于招了,原来,她最近暗恋上了一个男生,可[阅读全文]

那年夏天,我暗恋

我是在大二的下学期才第一次见到康桥的,她是个女孩子。那天是刚开的古典文学公共课,我坐在最后一排。康桥是踩着铃声走进阶梯教室[阅读全文]

少女的暗恋

在小学,我一直和男孩子同桌,可能由于年龄小,不懂得如何和男生相处,反正整个小学和我的异性同桌几乎没说上两句话。上初中的第一天[阅读全文]

暗恋也是一种成长

我一直暗恋同桌司马烟,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汗涔涔地盯着黑板,不敢扭头看她。我怕一看她,她就千娇百媚地朝我笑,那样我可能会[阅读全文]

青春里开过的玉兰花

夏意儿念高中的时候,家离学校远,住宿。每日黄昏,她会抓一本书,去操场边。金粉一样的光线,落在一棵一棵的树上。是些广玉兰。[阅读全文]

从未表白的爱

她头发乌黑,短齐耳边,一双大眼睛,格外亮丽。她初三时喜欢上班里一个男生,男生不很高,健壮却很斯文,爱踢足球,成绩也好,老[阅读全文]

春末夏初的暗恋

每当路边和公园里的新绿明晃晃地伸向天空时,每当潮湿的空气中充溢了植物的生长气息时,她知道已是春末夏初。这时,她心里总是有[阅读全文]

暗恋的美丽基因

暗恋的美丽基因

萧伯纳说,“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你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或者你想得到的东西永远得不到。”哈哈,暗恋就处在最不悲哀的状态呢——你既没有得到,也不意味着永远得不到。而一旦你表白了,暗恋的美丽也就[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