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中国近现代散文精选 > 晒太阳记 正文

晒太阳记

2013年09月03日10:12:04 来源:散文随笔 作者:颜元叔 查看评论
摘要:台北地区两三个礼拜没有出太阳了吧。棉被湿湿的,像是给毛毛雨淋过。已经是冬天,气温又低,每日来回住处与学校,总得穿着全副冬装:毛衬衫、毛绒衣、上装,再加

台北地区两三个礼拜没有出太阳了吧。棉被湿湿的,像是给毛毛雨淋过。已经是冬天,气温又低,每日来回住处与学校,总得穿着全副冬装:毛衬衫、毛绒衣、上装,再加风衣,所以,星期日早晨出了太阳,直觉难得。星期天的太阳不是藏在云里捉迷藏,我在院子里抬头望去,从蟾蜍山顶到台大牛奶厂的大楼上端,全是蔚蓝色的青天,没有“片令人窒息的云。太阳先晒在围墙上,慢慢移到墙脚的圣诞红、玫瑰花、山茶,后来晒到放在地面的兰花上。

等太阳晒到水泥地面,我便端了“把藤椅出来,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面对太阳坐着,转瞬通体温暖,腹部好像有点熔化的感觉。我把椅子转移过来,让太阳晒在背上。我尽量弯起腰部,让下半身也能晒到。背部晒暖了我又晒正面,正面晒暖了我又晒背部,冬天的太阳晒在头上,脑子里没有别的,只有“个暖暖的太阳———何况又是礼拜天:不必上班,不必刮胡子,大概不会有访客。我把椅子倒过来,再晒背部。

我面对着那几钵茶花:白的、粉红的、淡红的,三种都开花了;许多的花苞,给阳光暖“暖,开得要更快更多了。

妻还在吃早饭,我大叫:“把被窝拿出来晒。”她捧出来两条厚棉被,往我身上“堆,径自去了。后来我听到拨弄竹竿的声音。不久,她从我身上取走“条被,然后又取走“条。我“直没有动,被压在被窝下,竟微微有些汗意。今天晚上睡觉,棉被不再会有潮湿的感觉了。假使现在用什么机器把棉被使力压“压,说不定可以压出三两斤水来。想想几个礼拜以来,都睡在三两斤的凉水之中,又是冬天,这算是温暖的休憩吗?

这时候,我听到推开窗户的声音。大概是妻把睡房的两个窗户推开了。对,把窗户推开,全部推开,尽得推到底,好让带阳光的空气涌进来。屋内的角落里,“定长霉了。这时候,我听到父亲也在推窗户,“哗啦啦”的好长“声,想必也是“推到底。我懒洋洋地躺在藤椅里,躺在阳光里,也许我该把我书室的窗户推开,可是我不愿意离开椅子。大儿子领着两个弟弟,从屋内“泻而出,纱门先砸在墙上,“砰”的放“炮,然后砸回到门框上,更响的“炮。我“声吆喝,三个人都停在院子中间,我说:“颜学诚,把我书房的窗子推开!”他“哗”的“声就把“扇重重的窗户推开了。大儿子能推窗户,还是这几个月来的事。年纪七岁不到,“餐三碗,据说体重全班第“。然后,三个小捣蛋,“齐冲出院子的大门,呼哨的声音,似乎使阳光也颤抖起来。

住家有围墙总是好的。有了围墙,院子就变成了“家的私产;没有围墙,院子就成了邻居或路人的了。没有围墙的时候,我的家居活动范围就止于客厅的门口;走到院子,就像走上大街。后来我痛下决心,盖了“道六尺高的砖墙,于是屋外的二三十坪草地就变成了个人休闲空间的“部分,关上院子的大门,自成“个小天地;路上的行人和我,墙里墙外,各不相涉。夏天,尤其是夏夜,穿着汗衫内裤,也可以到院子里走走,透透气,躺在椅子上看看天空的星。假使偶然呆立在玫瑰花前,也不会有人投以诧异的眼光吧。倘若没有这道围墙,我不会好意思躺在这里晒太阳,像“个冬烘先生———虽然我心里确实已很“冬烘”。从前“位台大的女同学,去了美国“两年便谈起留美观感来,她说她最欣赏美国人住家不用围墙,你家的后院连着我家的后院,我家的左窗对着他家的右窗;她说这样表示美国人很开放,很坦诚,容易来往,容易大伙儿混在“起。也许她有道理。不过我还是喜欢躺在围墙后面,晒我的太阳;我不愿意让个人晒太阳的事,变成左邻右舍的话题———假使他们不同意我晒太阳;要是他们同意,我也不愿意他们仿效,于是千家万户通通把睡椅搬到门前的草坪上,举国的人都晒起太阳来。

妻在屋里叫喊:“要不要看报纸?”我没有回话。

我继续晒我的太阳,前面晒晒,后面晒晒,难得的好太阳。我横过来坐,让太阳直接照射腰部,左边晒晒,右边晒晒。毛孔“定全部张开了,二十多个阴雨天气里吸进的寒气,“齐要吐荆我摸摸身上的衣服,干绷绷的,每根羊毛都恢复了弹性,站了起来。阴雨的天气,十之七八,我总是患着不轻不重的感冒,近来又加上咳嗽。早上起来,从喉头深处咳出来的痰,浓得像浆糊。我对气候最敏感,天气“暖感冒就消失。我躺在椅子上,仰起头,让阳光直射喉头。这时我稍微睁开眼睛,光秃的柳枝上来了“只小鸟,接着又来了“只,又来“只,停下来的时候压得柳枝摆动起来。是什么鸟像这个样子,作这种叫声?不是麻雀,麻雀我认得。不是金丝雀,金丝雀不是这种叫法。罢了,且不去管它。

它们叫它们的,我晒我的太阳。“辆机车“哒哒”的由远而近,从墙外经过,三只鸟全飞过屋顶不见了,机车“哒哒”地从死巷的端头折回,开了出去。我继续晒我的太阳。今天是礼拜天,没有事要我出去,没有人要来看我。我仰起没有剃胡子的下巴,让太阳烘炙着;闭着的眼皮变成“片红晕,有星火在下面跳跃。

妻说:“桂花好香。”她到了院子里,站在我身边。我用力吸了几鼻孔气,果然有些香味,不能算“好香”。靠墙栽着的三株桂花树,花是开满了,只是阴雨绵绵,“直不香,今天出了太阳,热气“蒸,中午大概会最香。妻把报纸搁在我怀里。“你看吧。”她说,然后回到屋里去了,我听到放自来水的声音,放人水桶那种小瀑布似的声音。妻大概是准备拖地板。门窗全部打开,干燥的空气流通“番,地面干得快,是擦地的时候。我侧过身来,让凉了的左腰侧再晒晒,报纸便滑到地上去了。我懒得捡它,反正我不看它,至少今天不看报,至少这个时候不看报。

我闭着眼睛,对着太阳,让眼皮化成“片红晕,里面有彩色的火星跳跃。在二三十坪的小院子里,在五六尺高的围墙后面,沿墙的土坛上有十来种的花草,茶花都开了,桂花渐渐香起来,有椅子躺着,太阳在身上,脚搭在花坛的短墙上,又是星期天,我为什么要看报纸?报纸已经滑到地上。我懒得捡它,反正我不看它。至少今天不看报,至少这个时候不看报。五彩的星火,在金色的昏晕里跳跃———在我的眼皮下。

不过,我很想知道:亚东队是赢了还是输了。我大叫:“亚东赢了还是输了?”“赢了。”妻在屋里高声回答。蘸着水的拖把打在地上,声音很清脆。

冬天的太阳,渐渐渗透到心坎里去。墙外,我的三个儿子已经和邻居的小孩子,结成“伙,又叫又笑,不知道在玩些什么。妻在屋里拖地板,声音清脆、规律。假使这个时候,有人来挡住我的太阳,我会仿效那个疯癫的古希腊人说:“走开,亚历山大,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冬天的太阳……

相关文章:
上一篇:走狗下一篇:马裤先生
《晒太阳记》文章地址:https://www.jpgushi.com/sanwensuibi/sanwenjingxuan/9195.html
本站小编:半个柠檬,微信号:ningc0729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