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 生活随笔

废名的故乡情

我最早接触废名的名字,是在学生时代。那时,我和同龄人一样,很崇拜废名先生的才华和智慧,很敬佩他对故乡的情感。我听废名的学生、原县文化局局长翟一民先生说[阅读全文]

禅园小记

地处宜丰县城东郊的东方禅文化园,是一个优美的去处。凡来宜丰的中外客人,必进此园一游。来到园门口,“东方禅文化园”映入眼帘,那是国学大师南怀瑾[阅读全文]

深深母爱伴我行

母親虽然是个直肠子、不善言辞的农家妇女,但她默默地奉献着母爱,伴我温暖而坚实地行进在人生旅途上。母亲二十三岁那年,嫁给了父亲。第二年,便生下了我。当时[阅读全文]

在沈园,倾听爱情的绝唱

古今中外的爱情悲喜故事,我读过不少,可留下的印象都不深,唯有在沈园发生的陆游、唐琬“梦断香消四十年”的爱情悲剧和那两首催人泪下的千古名篇《钗[阅读全文]

路过黄粱梦

他们说:“你也想做黄粱美梦?”我回答:“想,但不做黄粱美梦。”我说过,我不喜欢这个地方的天空与天气。[阅读全文]

没有资格淡泊名利

在日常生活中,时常听到有人说:我不在乎那个名誉称号,我不在乎那个职位,我不在乎那点小钱……网络上也常见有人个性签名: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阅读全文]

愚蠢指数

生活中,有不少做蠢事的人,比如:把垃圾倒进江河,把岸边打扫干净的清洁一族:文眉文成括号,割双眼皮割成肚脐眼的爱美一族:以为吃“脑白银”脑中就[阅读全文]

吃的不是饭,赴的都是局

国人每天有多少个饭局?没法统计。有多少人头痛别人请吃饭?这倒是有个大概的比例:67.9%的中国人一听到要吃一碗叫做“应酬”的饭,就各种心理生理不舒[阅读全文]

又见海棠花

说起赏花,各有所好,我喜欢海棠。那原因是海棠在我的生活旅程中,总是不经意的时隐时现闯入眼帘,让你情不自禁的惊叹起来,真真是一种醉心的美。记得小时侯随母[阅读全文]

少女黛玉的痛苦,我们都有

许多人表示不喜欢林黛玉,“小心眼,哭哭啼啼的”。说这话的人,有的没看过《红楼梦》,不过是人云亦云;有的看过《红楼梦》,只是少了点儿耐心。他们[阅读全文]

致丈夫的一封信

亲爱的: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儿子说要带我出国玩,但我并不想在这个特别的日子离开。所以我拒绝了儿子的好意,这一天就让我们夫妻俩安安静静地度过吧[阅读全文]

何处是乡关

一一个少年失去了父母,他的心灵会时刻悲伤。一个游子回不了故乡,他的灵魂会在野地里游荡。当我写下这个沉重的标题的时候,我早巳在纸上,开始了寻找回归义宁的[阅读全文]

岁寒四友

梅咏我无法说清我何以如此挚爱梅花。阳春三月,有关梅的消息触动我的心灵,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梅的气息。我连连于梦中置于梅林。一日,我与友人去游南京梅花山。[阅读全文]

隐形的沟

母亲节那天,朋友圈被朋友们母亲的照片刷屏,眼花缭乱得都分不清谁是谁的妈。有一条状态在照片堆里显得格外刺眼——“你在网上孝顺你妈,你妈知道[阅读全文]

母亲“变形计”

清晨六点,窗外传来嘀嗒嘀嗒的雨声。听到雨声,我赶忙披衣起床,查看雨势,并从柜里找出雨披,对准备上学的女儿说:“外面下雨,校服里一定要穿长袖T 恤,把[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