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奇谈怪事 > 玄幻故事 > 糖衣囚徒 正文

糖衣囚徒

2015年11月21日11:35:35 来源:故事会 作者:佚名 查看评论
摘要:光滑透明的胶衣与她的身体越贴越紧,直至毫无缝隙,她看上去就像一颗漂亮的糖衣花生。

1

服装学院设计系的严峰最近忙于毕业秀,疲于奔命,连日低烧,半个月前终于去了医院看病,几进几出,今天下午,他去拿诊断书。

走出医院,严峰给同系女孩许欣欣打电话,约她去学校附近的河边走走。

半小时后,许欣欣陪着严峰在河边散步。她对这个寡言清俊的男生一直很有好感,而对方平时难得和女生主动说话。不过今日严峰虽然主动约她,但他几乎一直没吭声,许欣欣识相地保持沉默。

严峰终于停下脚步,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又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用它把石头整个包好后,一扬手,连石带纸,扔进了河里。

看着渐渐散开的涟漪,许欣欣终于忍不住问道:“扔了什么呀?”

严峰死死盯着已恢复平静的河面,仿佛透视到自己的白血病诊断书已沉到河底,并很快将泡烂消失,成为一个不留痕迹的秘密

他转过目光看着许欣欣,微微一笑:“一张不及格的试卷。”

2

严峰回到家时,姐姐严冰冰正在做糖衣花生。

普通的白砂糖兑点水放进锅里,用小火耐心地熬煮。很快,晶体状的砂糖就会融化,随着温度升高,水分蒸发,糖浆渐渐黏稠,并开始呈现出漂亮的金黄色。这时将花生仁倒进去,快速均匀地搅拌,让每颗果仁都裹上一层糖浆,离火晾凉,就是好吃的糖衣花生了。

这是严峰吃了14年的甜食,唯一的甜食。

15年前,父母遭遇车祸双亡后,严冰冰和严峰这对姐弟就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做姐姐的坚韧,做弟弟的懂事,在亲戚熟人的眼里,他们靠着父母留下的房子和不多的遗产,顽强自尊地成长着。

但是坚韧的另一面是霸道。严冰冰费尽心力照顾弟弟,对他可以说得上是事无巨细。但她就像一个丧夫的妻子担心女儿也会离开,要求后者钻进自己在家里搭的小房子并在里面吃喝拉撒不要出来。这种照顾无疑是能延续生存的,但无疑也是变态的。

懂事的另一面是恐惧。严峰失去父母时才7岁,他的生活一下子由年长8岁的姐姐一手掌握,一切都由她说了算。而这个丧失父母的15岁女孩在对付弟弟时,绝不平凡。

看到弟弟回来,严冰冰语气轻快地说道:“瞧,我刚给你做了不少糖衣花生,你最近忙毕业作品,也别太辛苦,觉得头晕低血糖时就吃一点儿,绝对管用。”

严峰慢慢地在饭桌前坐下,盯着姐姐在厨房忙碌的背影,一字一句道:“我不想吃。”

严冰冰疑惑地转过身,她弄不清楚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弟弟说错了。

“我今天和许欣欣一起吃过冰激凌,不想再吃甜的了。”

严冰冰为弟弟竟然敢去吃糖衣花生之外的甜食而感到吃惊,她重重地掼下长调羹,极不高兴地盯着弟弟,口气习惯性地尖利起来:“你觉得那玩意儿比我做的东西好吃?!”

严峰笑了起来:“那当然了。”

严冰冰脑袋发胀,心头火“腾”地上来了。她瞪着脸上毫无惧色只有轻笑的弟弟,就像瞪着一颗穿透糖衣长出芽的花生,觉得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3

三个月前,严峰在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严冰冰一想到即将毕业的弟弟就要接触到越来越多的人和事,简直难受得很:他的未来将充满了可能性,她的存在也将失去原有的绝对性。原本这种不适感还是隐隐的,但自从严冰冰偷看到弟弟手机里有一个陌生女孩的侧脸照后,这种感觉马上转变为痛并且尖锐起来。

下午弟弟口中的“许欣欣”,应该就是他手机里那张照片上的女孩——现在就已经能让弟弟背叛糖衣花生去吃什么冰激凌了!

整整一晚上,严冰冰摆出一副冷战的样子,等着弟弟为被他冷落的糖衣花生道歉。但她几次找理由进进出出弟弟的卧室,都只看到他平静地躺在床上,枕着胳膊望着天花板,既不像睡觉也不像思考,仿佛只是一具静止的躯体,对自己的存在和姐姐的存在都漠不关心……

上一篇:乌鸦降临下一篇:蓬莱仙郡日月长
《糖衣囚徒》故事地址:https://www.jpgushi.com/xuanhuan/22993.html
评论留言:(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精品故事网保持中立)已有0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暂无评论